色可司机会议论坛/青春版2

来自色可司机百科论坛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返回色可司机会议论坛

色可司机青春版2(暂名)于 2021 年 3 月 20~21 日于上海举行。

参加者

(按提案先后排序)

纸片养乐多yf哈酱、amane

序章

(注:以下初稿均为哈酱视角,欢迎各种补充)

3 月上旬的某一天,纸片和养乐多突然在酒馆 QQ 群表示想找时间去上海出勤[1]。为了凑齐一桌麻将,上海人 yf 和周常跑上海的哈酱决定参与。

之后又意外得知一群北京音游玩家同样会在 21~22 日出现在上海并且其中包括 amane。于是参与者喜 +1。

3 月 15 日(周一),养乐多[2]致电长宁区的优秀日麻馆隐居北斗却被告知订满了,这么火爆的吗。于是麻将地点立刻改至查米桌游馆(浦东店。杨浦店也满了),并由哈酱提议时间暂定为 14:00~18:00。

由于熊窝的 daypass 适逢同日打折,yf 为参与者购买了 5 张 daypass。

可能是由于人少时间短,很快就又确定周六 11:30 集合于某好评如潮的拉面店用午餐。

3月20日

10:00 左右,养乐多和纸皮分别从上海的两头聚集到了虹桥站,标志着本次色可司机青春版正式开始。两人随即前往位于丽园路 501 号的拉面满吉并提前半小时到达。鉴于不方便在店里坐着,两人决定到处闲逛最后找到了一家开封菜进行一个甜筒的吃。

此时哈酱已经在烈火开始打音击并且被印卡机的神秘 bug 吞了 14 元。之后哈酱按照原定时间离开烈火并乘坐地铁前往马当路并在到了 12 号线南京西路站站台后发现该站乘 13 号线路线最优,而此恶劣车站需要出站才可换乘,遂作罢。(其实时间相当)

约 11:40,包括独自前来的 yf 在内,四人成功汇合,然而此时满吉已经开始排队了。稍作等候后空出了 3 个连在一起的座位和 1 个分离的座位,为了排队效率,纸皮献身前往了单独的座位,纪念纸皮。

吃完满吉后距离原定的 14:00 还早,但空出的时间也干不了别的事情,四人便动身打车前往查米浦东店并通知了 amane。

1 点不到,四人成功到达位于芳华路 139 号的德必运动 LOFT B242 室的查米浦东店。哈酱和 yf 感叹这园区和查米杨浦店所在的印刷园同样具有设计感。

在刚进入园区时哈酱准备在门口的咖啡店买咖啡,又突然想起查米饮料畅饮遂作罢,但是当店只有百事可乐(哈酱:血糖爆炸洁厕灵)。进了店发现不仅只有百事可乐而且还是无糖的(不爆炸了)。纸皮表示他就是洁厕灵之王。

在店内 staff 指引下进入日麻包间后四人便开始了激动人心的日麻半庄战。其中,东 1 局 0 本场,哈酱开局便疯狂副露,yf 和养乐多接连立直后纸皮继续追立,哈酱立刻自摸,获得特典:3 根立直棒。

紧接着在同一半庄战的南 4 局,纸皮眼看着要无铳吃四,一怒之下立直一发平和自摸宝2里2,完成了一次 4 逆 1 的成就。在开启第二个半庄的东 1 局不久(14:13),amane 到达。于是半庄变为了东风战,并由终局时的 1 位掷骰子决定谁下场。

之后的麻将依然激动人心,好牌不断,并在哈酱不在场时开启了修罗之战[3],养乐多打出了役满:小四喜。

其中一局机器洗牌时提示灯突然闪烁,怀疑卡牌但不知如何处理,呼叫 staff 表示:这机器也能卡牌?哈酱见 staff 也不会处理只好提议掀开上框,但店员表示也不会修机。养乐多不知怎么震动了一下麻将机的边框,麻将机重新开始了洗牌过程并且响起了洗牌完成的提示音。看来养乐多有神秘加成。

当日麻将的其他要素:

  • 最开始养乐多一直烧鸡,但立直率很高,而且不管谁掷骰子总是掷到他,并且重新 roll 座位时总是没有变动位置,怀疑玄学。后来哈酱终于坐到这个位置后发现掷骰子总是掷到这个位置,看来是座位有玄学。
  • 位于最开始哈酱的位置的牌山推出时总有一张牌会倒塌,目测是机况问题。
  • 白板手感很好。
  • 纸皮抓牌时差点摸走 yf 的牌
  • amane:看球也挺有意思的。
  • yf 连续在 ALL LAST 被极限逆至 3、4 位
  • 总之,过程都很激动人心。

约 17:15 众人结束了麻将并准备吃晚饭。哈酱一开始提议吃萨莉亚(第二近的地铁站有一家)遭到了养乐多的反对。后来哈酱提议吃平成屋(第七届时也曾前往另一分店),获得赞同。

由于要去烈火(2 号线的南京西路站),哈酱提议直接步行到龙阳路地铁站(约 1.3km。另外最近的地铁站是 7 号线芳华路站)以避免换乘,结果途中修路路况极差,快到站的时候哈酱还带领所有人越过了 2 号线入口进入了 7 号线站厅(哈酱:我怎么混乱了),yf 表示:就当运动,待会儿多吃点。

在离开查米的时候哈酱说,既然“ちょっと”第四届青春版的名字都是有来历的,那本次要不要起个新名字呢。amane 随即表示:老年版,麻将不就是老年活动。纸皮和养乐多也同意这一说法,但哈酱觉得总有哪里怪怪的,于是依然按照一开始的说法命名为了青春版2。

18:20 左右众人抵达南京西路站,amane 直接前往烈火,剩下四人进入了商场内的平成屋并直接入座(哈酱:居然不排队)。众人点了各种主食烤串,一桌甚是丰盛但结账居然不到 400 元[4]

大约 19:30,yf 回家,剩下三人前往烈火(其中养乐多和纸片先前往酒店 check in[5]),音游房一万个人。

由于印卡机还没修好[6],养乐多的抽卡计划泡汤。

大约 21:10,哈酱启程回昆山并表示要十点半才能抵达。十点半的时候,纸片在酒馆群里喊:烈火没人快来。

纸片和养乐多在烈火打机到约 24:00,但回了酒店后不知道干什么到 27:00 左右才睡觉。

3月21日

熊窝SSR.jpg

为了咨询印卡机吞币的问题哈酱又来到了烈火,并在游玩了旧款洗衣机和订书机后与纸片和养乐多汇合。此时印卡机仍未复活,养乐多的抽卡计划彻底泡汤,哈酱趁机晒卡。

在讨论中饭地点无果后三人前往天钥桥食堂(顺·路)吃中饭。到了上海体育场站发现 4 号出口不见了,哈酱:别色可司机又去美丽一个地方星游城不可能倒啊。还好只是施工。

yf 于 12:00 稍过合流,点单入座后哈酱表示光手机相册有记录的他就来过这至少 36 次了。yf表示比他想象的次数要少。一行四个人有三个人点了炸虾。

就在吃完准备去熊窝的时候,养乐多突发奇想想试试纳豆,斥巨资 9 元购入之,稍作搅拌吃了一勺后,便试图通过汉堡肉的肉酱来盖过纳豆残留的味道。纸皮尝了一颗并表示这不太像食物的味道。yf 曾吃过纳豆,而哈酱拒绝品尝。

大约 13:00 众人抵达熊窝……对面的黑猫咖啡,然后人手一杯咖啡走入了熊窝开始游玩各种最新最热音游。由于 amane 美丽,yf 购买的 5 张 daypass 多余了一张,结果抽到了 SSR KUMA娘卡面,而其他人全都是音击卡面。

原本担心北京人占领熊窝,结果人数还算正常,而且音击没人。于是哈酱、纸皮、养乐多便开始轮流打音击,轮换时间游玩中二、Nos、GC 和 rb 等。yf 一开始只在里屋打 IIDX,后来也被抓出来玩音击。期间,哈酱在音击 单人游戏 Lost Princess [MASTER 11] 中取得了 AB FB SSS+ 的好成绩。

其间 amane 也加入战斗。

众人一直玩到五点,纸皮和养乐多准备前往虹桥站,yf 准备回家,哈酱原本想再打会儿但考虑到今天打出了足够好的成绩也一同离开了熊窝,只剩 amane 继续坚守,本次色可司机开始收束。

下楼后 yf 前往另一方向,哈酱和纸皮、养乐多乘上地铁 11 号线并在交通大学站分头,随后纸皮和养乐多在虹桥站再次分流,本次色可司机会议论坛正式结束。

后记

21 日(即DAY 2)21:37,纸皮在酒馆 QQ 群里表示把衣服落在了烈火,并已联系烈火工作人员协助寄回。草草草哦草

22 日 账单清算日,yf 错误的把平成屋的饭钱打给了养乐多(实际是哈酱付的)

26 日晚,烈火印卡机复活,哈酱补了之前被吞的币 并使用SSR确定书一发抽出了唯一想要的 CHINATSU DiVE。色可司机期间限定美丽

27 日晨,哈酱结束熊窝包夜后前往上海体育场站乘车时发现 4 号出口重开了。色可司机期间限定美丽

参照

  1. 指游玩音游街机。
  2. 其实是哈酱提出订这家的但他忘了打电话。
  3. 该打法取自雀魂的一次活动,包括开局时换牌和类似川麻“血流成河”等要素。但哈酱不想玩。
  4. 根据哈酱的经验平成屋算上酒水人均在 120 左右。
  5. 酒店距离烈火五百米远,随即宣布这家酒店是出勤烈火唯一指定酒店
  6. 哈酱一直关注印卡机相关消息,这回却正巧碰到了故障,而且没有错误代码,非常神秘。截至 3 月 21 日晚仍未恢复,被吞的币也需要等待恢复后补。已修复,见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