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可司机会议论坛/第七届

来自色可司机百科论坛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返回色可司机会议论坛

注意:本文用到了30小时制,以便将过零点的事件收录在同一天内。

第七届色可司机会议论坛于2020年9月30日~10月5日于上海举行。

参加者

全程:酱油、纸片、虹原、mjyn、yf、amane、养乐多、古安

10/2~:哈酱(中秋节归省)

事前准备

8月27日,酒馆群公告内出现色可司机2020意向调查在线表格,离火们踊跃参与。

Prologue

9月26日晚,mmw到达上海。9月27日(周日,调休日,但哈酱不调休),mmw和哈酱在熊窝碰头并打了音游。

9月30日

9月30日睡觉分布图

9月30日下午2点,mmw率先到达民宿,并找了半天密码锁输入密码的地方在哪,此后在大家都没到的情况下占用房间讲课。

下午4点左右yf前来,此时mmw有事出去了,yf表示一个人在房间里待着过于无聊。虹原脑子抽风翻出了18年色可司机的记录,当时他也表示一个人在房间里待着过于无聊,然后说要趁房间里没人0721。 母鸡表示:能不能在民宿找个空房间,他要0721

母鸡0721宣言.jpg

【中间虹原不在期间的事情请继续补充】

约21:30养乐多与纸皮在人民广场地铁站碰头,由于纸皮饿得不行于是决定在人广恰了再去民宿碰头。

约22:00酱油与yf碰头[1],标志着本次色可司机会议论坛的正式开始

约22:30虹原到达,并表示自己又被恶劣闸机卡了且在候车室被旅途易购的售货机坑了5元钱。Yesterday once more(参见第五届

此后众人考察房间并调试投影,众人发现客厅里有一台投影仪,三间卧室里分别有一台投影仪、一台小电视、一台大电视,但是大厅的投影过于模糊没法用,卧室里的投影是歪的,调整许久也调不过来,更没法用,于是挤到了有大电视的房间(为后来纸片睡觉的房间),拔掉了电视上原本插着的Xbox 360,插上了一台Switch,并打开了《新超级路易吉U》。众人给这间房间起名“修仙室”。

期间众人在2-小城堡和2-大城堡挂惨,虹原表示这游戏多人不是人玩的,随即他坑队友的英勇表现被录屏并发到酒馆,纪念虹原【占位符:虹原谋杀馆长.mp4】

玩到第三世界并在3-1再次挂惨后众人表示累了。此时大约24:00,不知道谁提议下楼买水,顺便迎接刚到的母鸡和古安,众人同意,并留下mmw、虹原、酱油看家。mmw在房间内纠结了一阵要不要下楼后也出门了。虹原原本以为他们接完母鸡就会上楼,遂打开PowerPoint,输入“纪念:Mjyn”,调整字色为白色粗体背景为黑色,并点击幻灯片放映,在门口举了一会电脑后发现不对劲,这帮人完全没有上来的意思,遂跟mmw一起下楼了,留下酱油看家,出门前看见酱油居然在osu!

众人与mjyn、古安碰头并买完水,母鸡提出他从11点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于是众人24:30左右找了一家烧烤店进入二楼包间,拿到菜单后表示被骗了这是火锅店,来来回回找了几分钟后终于在菜单里夹着的一张纸上找到了烧烤。某位馆员表示酱油大老远跑到上海居然打osu!不可理喻,并打电话把酱油叫来了。纸片钦点这家店的微辣至少有中辣水平,因此导致虹原(不吃辣)买的1.5L农夫山泉基本喝光。25:40左右离开

回去后众人表示有些困了,养乐多使用民宿客厅里的街机(模拟器)游玩炸弹人,引来众人围观。酱油、虹原、mmw开始打三麻。由于没有点棒,使用边上的扑克牌计分,且只记赢的不计扣的(狂日警告),最终虹原以30000点取胜(应该是),由于三人均神志不清,mmw屡次小相公。

玩完炸弹人后众人又开始调试大厅的投影,这次居然调好了,于是又接上一台Switch打开了《Untitled Goose Game》。这游戏最近更新的2P叫声居然是“888”,虹原表示他⑧了。至此大家分成两组分别在客厅和卧室玩Switch【玩了什么请其他知情人员补充】

27:10左右众人开始研究睡觉的分布,主动要睡沙发地板的人居然比要睡床的人多,众人纷纷表示不可理喻。27:40左右众人睡觉。

记录员:8:30睡不着了起床没事找事干的虹原 欢迎补充。Lyh讨论) 2020年10月1日 (四) 09:41 (CST)

10月1日

10月1日睡觉分布图

8:30睡不着了的虹原起床进行记录,并表示自己疑似被客厅空调吹感冒了。

10点~11点众人陆续起床,发现Super Mario Bros. 35开放下载了,在与垃圾网速斗智斗勇后成功下载,并发现只支持网联随机匹配,既不支持面连,也不支持好友房,联机计划失败。

此时大约12点,众人讨论了一阵中午吃什么后,决定各自叫外卖,其中有人点了好几人份的小杨生煎,虹原点的红底白字送餐地址写错门牌号,导致送外卖的找了半天。【还点了啥建议自行补充】期间众人使用大厅投影直播PCR和CHUNITHM移动版Project Sekai,众人纷纷表示这不就是邦邦。虽然下面好几个人在玩,但并没有勇士敢投屏直播玩Super Mario Bros. 35。

吃完后发现下午也没什么安排,14:00母鸡、纸皮、管、养乐多四人打的前往人民广场风云再起开始游玩maimai,留下酱油、mmw、yf看家,yf表示虹原美丽(其实是前一天晚上没睡好在睡觉)

【由于记录员虹原此时正在睡觉,14:00~16:30期间请知情馆员补充】

16:30左右酱油表示有没有人打日麻,然后和虹原、mmw打三麻,结果一上来mmw就大相公,虹原在9馆群里表示mmw被他评为“最有价值相公”,随即立直立错了(实际没听牌),报应。虹原提出用Excel表格计分,但由于表格和座位不对应,导致后期记错,然后手机莫名其妙重启分数美丽,纪念。期间yf在大厅使用投影玩马银。

分数美丽后虹原表示不打了,换yf上去打,改用扑克牌计分,并在打完麻将后用手上的扑克牌打了一把斗地主。

18:00左右出门打maimai四人组打累了于是开始物色晚饭吃什么,大家一致决定询问真上海人(哈酱)来推荐餐馆。在哈酱推荐的几家餐馆(新世界城B1F的烤肉饭、天津路的凯丽阳春面馆、莱莱小笼、老街小食)中选择了老街小食作为就餐地点。老街小食的里脊肉串6元一串且巨大,于是众人开始感叹前一晚吃的6元羊肉串过于昂贵。吃完后众人原本决定打车回民宿,却发现单行道小路不方便打车,于是便决定走到大路上去。途中发现似乎离民宿不是特别远,于是决定步行回去。众人通过西藏路桥经过苏州河,并在苏州河上用手机拍摄满月来比试手机性能。

19:15左右虹原表示有事出去一趟(此时另外三人还在打麻将),并询问yf关于垃圾分类的注意事项,然后看见电梯门口贴着告示垃圾投放时间19:30开始,然后又把垃圾拎回去了,然后进了电梯发现里面写的是19:00,下楼发现垃圾间已经开了,纪念虹原。20:30虹原提着闹闹一大袋子老婆回来了(里面有哈酱的老婆),发现去打maimai的已经回来了。

当时在干什么不记得了,晚饭仍然是各自随便吃点,yf叫了个朋友(osu人)来蹭住。众人表示虹原(在吃中午剩下的红底白字)可以把原味鸡放进微波炉加热一下,虹原表示干嘛等我吃完才说(其实是听说厨房收费不敢用)

21:30左右众人使用投屏播放AVGN,然后试图播放22:00任斗的直播,结果多次尝试全部翻车,最后在直播结束后放了录播,然后众人开始任斗。

24:00左右众人结束任斗,转移到大电视的房间玩马聚,只剩下虹原(要处理淘宝店的事情)和古安(在打小中二)在客厅,虹原偷偷叫了外卖,吃完才过去,25:10左右众人表示饿了,点了夜宵。

【期间虹原由于仍旧犯困26:00左右就睡觉了,后续请其他人补充】

记录员:被下面那位天火同人了的虹原,欢迎补充。Lyh讨论) 2020年10月3日 (六) 03:01 (CST)

10月2日

大约7:00,养乐多的手机准时响起了《QZKago Requiem》,闹醒了amane(amane:我怎么听见有tpz的歌的声音)

早上10:39,哈酱出现在上海火车站西北出口(此时民宿的各位刚刚起床),在询问yf中饭事宜后于11:00左右到达民宿集合,并在电梯中遇见了先行前往点都德集合的酱油。哈酱感叹这民宿比2018年第五届的时候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在民宿稍事休息后,众人打了两辆车前往点都德(白玉兰广场店)。16个人挤爆大圆桌,印度点都德。菜上齐后部分人表示没吃饱加了菜,结果加完菜跑了一半人,差点剩下。期间众人看到新闻说特朗普确诊新冠,母鸡当场使用手机发了一条微博#特朗普假装新冠在家玩原神#,转发迅速破百,众人表示母鸡火了。火鸡

午饭吃到一点半,众人分头前往查米桌游馆准备开始日麻和桌游,在开始打牌的第一把,恶劣麻将机卡住无法出牌。【占位符:恶劣麻将机.png】由于查米地方太小空调不给力,加上恶劣麻将机卡牌,以母鸡为首,虹原、纸片、养乐多、哈酱紧随其后逃离现场前往烈火游戏厅游玩最新最热洗衣机。途中曾想国庆期间薏苡仁玩不了几把,但事实证明还没周末人多。

大约18:00,原本准备和查米的众人合流萨莉亚的街机众在进入地铁站后,哈酱突然意识到国庆期间16:30起南京东路站封站,重新考虑交通因素后晚餐聚餐作罢。

于是街机众就近在吴江路的南翔馒头店点了一笼鲜肉小笼(8个,32元)、一笼蟹肉鲜肉小笼(8个,42元)、大馄饨(18元,纸皮)、虾仁小馄饨(18元,哈酱)、蟹粉捞饭(58元,虹原)、葱油拌面(18元,mjyn)、咸肉菜饭(28元,养乐多),结果咸肉菜饭饭量很少,养乐多直呼踩雷(作为对比虹原的那份蟹粉捞饭就很大也很贵)。母鸡则觉得没吃饱。

10月2日睡觉分布

哈酱觉得这家南翔小笼的性价比不足其他分店(品质没有问题),提议去别的地方找吃的。作为饭后运动(其实是觉得这个距离公共交通不合算),众人步行前往人广。

途中(19:58)路过星巴克汇银大厦店,哈酱想起了同日关于拿铁咖啡的讨论,于是mjyn作为尝试购买了豆奶拿铁,哈酱买了燕麦拿铁并表示确实很好喝。虹原则干了一杯超大杯焦糖咖啡星冰乐。

此时查米侧的众人终于打完了麻将并前往萨莉亚,于20:05左右在群里发了照片。

路上街机众不知道怎么扯到月饼,虹原表示要将所有咸月饼开除月饼籍,余人表示要将虹原扔进黄浦江,还由此想到月饼九宫格(韭菜盒子也是月饼)。这时虹原想起来自己单位发的月饼还没领,打开页面发现月饼已经没了,领了一箱咸鸭蛋,众人表示咸鸭蛋也是月饼。

街机众在人广来福士B1F转了一圈之后,最终于20:50左右进入了卡乐星,点了一个三人亲子套餐(带三份畅饮)。mjyn对他那份汉堡全是芝士热量太高表示了强烈谴责。吃完后回了民宿发现所有人都回来了。

之后哈酱拿出他的祖传Surface Pro 3,连上投影仪开始玩起了まどそふと最新作品ハミダシクリエイティブ,众人纷纷觉得二次元浓度大幅提升了。后来又开了几部新作发现氛围不适合一起玩,遂作罢。

22:40左右,纸皮提议一起玩SMB2J,于是在无数次轮换倒带S/L(而且还失误了一次存档按成读档导致两关白打)途中还有人洗澡洗衣服之后,于25:40左右成功通关包括第9世界和ABCD世界在内的所有关卡。通关后,顺势打开了SMB35,并持续到27:00睡觉。哈酱由于无法忍受mjyn和yf的呼噜,逃往客厅沙发。

记录员:Hsk讨论) 2020年10月3日 (六) 01:54 (CST)

10月3日

位于恒隆广场门口的8型喷泉

7:30点左右哈酱率先起床,由于无法回笼觉,刷牙洗脸玩手机点外卖吃早饭直到无聊到摆桌子上的麻将(虹原:我怎么听见有鬼打麻将的声音)和玩别人的Switch,最后因为有别的朋友去了烈火,遂打的前往烈火打机(结果才早上已经薏苡仁),并在离开烈火时受虹原之托拍摄了第五届时虹原没见到的8型永动喷泉。

10~11点左右众人陆续起床,酱油仍然在用投影玩Super Mario Bros. 35,稍作休息后众人准备前往天钥桥食堂吃午餐然后去熊窝,酱油表示他不打街机音游不去了留下看家,虹原表示跟酱油一起看家,但听说可以打日麻两人还是去了。

13:30左右众人抵达天钥桥食堂与哈酱用午餐,然后14:00左右到达熊窝。熊窝一亿人,打啥都排队甚至站不下,熊老板牛逼。记录员表示虽然自己全程围观但好像没啥好写的你们写吧(跑)期间虹原和酱油表示麻将桌在哪里没看见,得到答复在二楼,上楼发现全是床,又下楼询问后发现麻将桌居然在床底下,就是个小桌板,要上床打,过于简陋(虹原表示我香港脚不上去了你们打吧)

19:00众人在围观amane于DDR屠杀17级歌完毕后离开熊准备吃晚饭。原本准备去吃烤肉但是觉得会人人人,最后在哈酱的推荐下去了MoMo牧场寿喜锅自助,由于一桌坐不下分了两桌,总共12人(包括3个yf找来的屙屎众)。自助餐有畅饮,结果一桌人一直在接奇怪的东西(可尔必思兑可乐、可尔必思兑七喜、可尔必思兑美年达),只有虹原一直在接可乐,最终虹原坐不住了也去接了一杯奇怪的饮料——可乐兑七喜兑美年达,众人表示过于阴间。期间讨论过晚上玩什么但没有达成共识 ,母鸡表示:联机0721,虹原提议玩阴间阳光马里奥遭到众人一致否决。

10月3日睡觉分布

21:30左右众人准备离开,amane表示自己买了熊窝的daypass要浪费了于是继续熊,哈酱、母鸡、纸片、养乐多表示继续烈火(至少到末班车无了的时间),你们真能打。结果这天晚上十点半人比前一天下午三点还多至少一倍,直到24:00都还有两打人。

余人离开前往印度民宿,这次yf居然拉了三个蹭住的,真·印度民宿。路过人民广场站时众人莫名其妙下车,剩下在车上一脸懵逼的古安和虹原,最后莫名其妙的也跟下去了,车开走后带头下车的表示以为要在人民广场站换乘8号线(实际现在就在8号线上),结果下一趟车只有四节编组,而且一亿个人挤人(作为对比下来那趟车甚至有空座),而且没有空调,暴力纪念。

到达民宿后屙屎众立刻开始看图,剩下落单的古安打移动端音游和虹原进行记录,看样子晚上活动美丽。23:00左右终于有两个人去打3D马里奥(剩下三个还在看图),打开了马银,边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记录员虹原说了句太简单建议阳马(这人还不死心),然后真打开了阴间马里奥阳光马里奥,虹原看yf打的太菜表示自己上,结果变成了虹原自己玩阴间游戏,其他所有人继续看图,然后虹原在秀了一阵操作后在第一个积木关翻车挂惨,在第二个game over了两次怒摔手柄。自作自受

24:20osu众终于结束了看图开始玩Puyo Puyo Tetris,此时去机厅的开始陆续回来,amane表示自己在熊打了三个小时麻将。机厅众回来后打开了马聚,玩到第9回合的小游戏,不知道谁碰到了HOME键,回到了主菜单,然后又按到了X键,其他人忙喊别按了别按了,结果又有人按了确定,然后游戏被关了。

记录员:表示怎么完全变成音游聚会了自己完全没有共同语言插不上话害怕.jpg的虹原,请其他人补充。Lyh讨论) 2020年10月3日 (六) 23:14 (CST)

10月4日

10月4日睡觉分布

(hsk视点)昏睡到十点多起床,接到纸片消息,表示忘记了该民宿10月4日晚不可用的情况(房东早上6点联系了纸片并提供了替代住宿的地址),于是众人开始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并打车前往上海大学附近的新民宿。出门等车时发现马路对面有一家8号饭堂。

期间哈酱发现自己的移动电源和数据线不见了(后来想起来应该是落在熊窝了),母鸡表示自己的surface充电线失踪了,yf朋友的钥匙失踪了,最后只能不了了之。由于新民宿(位于宝山区,差不多半郊区)相对于现在的住址(火车站附近)落差较大,哈酱一度考虑直接回昆山,最后还是算了。

新民宿是三层连体别墅,1F有前台、餐桌、卧室、麻将房、洗手间、厨房和露天烧烤架;2F有卧室*2、洗手间*2(其中一个为海景间);3F是一个巨大卧室(层高很高)和一间灯坏了的洗手间。所有洗手间都有淋浴头,3F洗手间有浴缸,但无任何电视机,3F有一台延迟超大的投影。

然而,没有大门钥匙。好在负责打扫的阿姨稍后来到了民宿,表示行李先放在一楼可上锁的区域,大门钥匙之后再说(结果后来也没给,不过只住一晚也无所谓)。

放好行李后众人在小区门口找吃的,但店都太小坐不下9个人,最后在母鸡的提议下在小区门口的大食堂吃了午饭(此时amane美丽,不知道干啥去了)并乘上了地铁(此时大约13:22),原本计划是一部分人去外文书店(古安接了上海A店的代购)其他人分开行动,但讨论目的地无果后决定都去外文书店。途中14:20左右众人路过一家店,门玻璃上贴着:重新定义8。

14:30左右到达外文书店,外文书店也一亿人。14:40左右amane表示他完事了,40分后来外文书店汇合,众人表示大概逛不了40分钟。

众人先是在四楼日文书籍区随便看了看,但并没有购买,虹原表示这儿卖的比他淘宝店卖的还贵。随后众人进入animate,并购买了一些周边,纸片购买了凯露泳装立牌(剧透君:并在次日惨遭现场换头),虹原在剩余半盒的《コロこっと ラブライブ!サンシャイン!!》盒蛋前驻足,扬言一定一发抽出自己老婆,同时在QQ上偷偷询问自己淘宝店某位staff该商品配列,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正式宣告装逼失败,最后也没敢抽。

众人在收银台排队的时候哈酱提议喝一点点(理由:前一晚没点成奶茶外卖),遂购买5杯奶茶(酱油不喝,yf表示只喝咖啡,虹原本来要买咖啡结果回过神来yf已经美丽)。

从外文书店出来的时候下雨了,众人在门口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一个人,酱油美丽,等了几分钟后酱油终于(某位离火表示:跟个孤寡老人似的)从楼梯上晃悠下来了,然后成功找不到门,径直走过了大门口。

然后众人两人撑一把伞离开外文书店,yf去取咖啡了,其他人向1点点方向走去,并在抵达后发现对面就是台北吴记老锅底麻辣火锅(参见第五届)。到店取了奶茶之后哈酱(冰的无糖一点味道都没有)和母鸡(1块钱的燕麦加得跟燕麦粥似的)发现翻车了,哈酱在喝了一半的情况下又接手了母鸡的燕麦粥。

此时amane表示他快到了,于是众人在这里等候amane,虹原去罗森买了一瓶水,并对排队排到他时收银员去了另一个收银台表示了强烈谴责。

此时大约15:45,amane汇合后众人又没了方向,主要声音是想先休息一会儿。于是众人向人民广场的来福士走去,路上虹原突然发现一半人美丽,回头一看其他人停在路边的虹口糕团食品厂,折返回去的路上amane进了边上的书店购买画具,剩下一半人跟了进去,虹原表示怎么走了个来回人除了他全美丽。

到了来福士发现完全没有能坐的地方,母鸡表示肉姐姐(熊窝staff之一,来吃个晚饭)快到人广了。于是众人在来福士碰头,讨论之后决定去中福城的汇佳桌游馆(有麻将桌)看看。在逛了同层的JUNGLE(以特摄、女性向、模型为主的中古店)之后于16:30抵达汇佳,还有空位和空桌,但是收费为98元每人不限时并附带无限饮料零食,和店内staff交涉后同意在只玩到19:00的情况下按照58元/人的价格收费。哈酱表示:来这么多次不知道桌游馆具体情况,以前白来了。

汇佳麻将场况还原

由于麻将桌只剩一张,酱油、amane、纸皮、哈酱抢占了麻将位,余人开始游玩各种桌游,在玩了肉姐姐推荐的矮人矿坑和staff推荐的人(傻)气(屌)性暗示桌游之后众人开始了uno,过程激动人心

麻将侧由于无点棒,在哈酱的提议下开打只记和了点数不计残点(使用手机备忘录)的全庄战,并在19:00时打完了北3局,场况见图。

然而此时还未决定晚饭吃什么,由于中福城对面就有一家平成屋,决定先问问。staff表示十个人稍微等一会儿就有空桌了,于是在约十分钟后众人上了平成屋二楼,结果发现“十人桌”其实本来只能坐八个人,印度平成屋。众人点了一些主食、大量可尔必思烧酒,并在哈酱点了一根月見つくね后跟着点了好几根(有那么好吃吗)。在快吃完的时候店员还赠送了每人一碗绿豆汤。

吃饱喝足扯淡完之后又不知道干什么了,此时约20:30,哈酱觉得这时回去太早,问还有人出勤吗,得到了全员否定的回答,只好改口问有没有人随便逛街,均表示可以,但还是在前往南京东路的途中遭到了雨点袭击,计划只好改成回民宿。在前往地铁站的路上路过了M&M's专卖店,众人便进去随便看了看,期间养乐多被叫去电 话 会 议

然而哈酱还不死心,最终拉上母鸡前往风云再起消耗剩余的15币。两人合打了一把山寨SIFAC(音乐学院),母鸡看哈酱打了一把WACCA,然后哈酱在柜台又买了1个币,3币*2打了一把马里奥赛车DX,结果发现这游戏不仅只能roll三个道具而且只能开一张图、只跑两圈,恶劣游戏。离开风云后两人乘坐2号线准备在静安寺换乘7号线,结果坐过站了,还好没错过末班车。

民宿麻将场况还原

先回民宿的各位中,amane、酱油、yf、纸片又开启了麻将模式,虹原由于犯困啥也没干在屋里发呆,并在遭到蚊子袭击后疯狂寻找电蚊香(最后没找到,在睡前点了根传统蚊香),管拿出母鸡的iPad打起了小中二Project Sekai,养乐多则开 始 干 活

24:22左右,hsk发现屋子里有几个没有插电源的天猫精灵,遂插电并喊了一声“播放新宝岛”,众人纷纷笑趴。之后Are you OK和Lost Princess也成功播放,虹原、mjyn、纸片和酱油也对调戏天猫精灵乐此不疲。在无数次播放失败和几次播放成功之后终于在25:02,母鸡受不了了,“你们能不能弄点好点的娱乐活动”,遂作罢,留下yf继续用手机控制天猫精灵放歌。

大概是放弃游玩天猫精灵之后,hsk决定编辑色可司机会议记录,便使用2楼过道里的一个神秘小桌(站立办公桌?)摆放Surface并开始编辑。

大约25:30,amane准备就绪,和母鸡、哈酱、酱油又开启了一盘四麻,yf围观母鸡(开挂)。大约打了两个小时,上楼合流发现养乐多等人在看来自深渊剧场版违法动漫而且快结束了。看完动画后又不知道干了点啥总之超过28:00才睡觉。(虹原由于犯困在26:00左右就上床睡觉了,并于26:20被自己的脚臭熏醒满屋子寻找除臭剂然后成功找到)

初稿:Hsk讨论) 2020年10月5日 (一) 23:33 (CST)

10月5日

10点左右众人陆续起床,按照12:00离开民宿的节奏收拾行李,期间众人又开始玩天猫精灵。哈酱找了半天发现有条内裤不见了,amane和纸片表示在离开昆泰大厦时发现有一条无人认领的内裤喊了半天不知道是谁的,而那时哈酱已经在第一批打车前往锦秋花园的路上了,纪念哈酱的内裤。同时酱油与八号球合影说要给家里人看,并要求拍照拍好看点(酱油与八号球.jpg)

凯鹤露

10:50,听说这天没有任何安排的虹原率先离开民宿,在小区门口食用金拱门后独自前往火车站,本届色可司机会议论坛开始收束。12点左右,按照与同一天同样原则——先就近吃完饭再出门——的众人在哈酱提议下前往小区门口的麦当劳用午餐,一行7个人有4个点了新品月亮堡,结果事实证明不太行。哈酱表示要当场写色可司机活动记录,但在拍摄纸片和凯露立牌合照后电脑被管占用当场换头而未能得逞(后来管又重制了一遍)。

13:20左右,众人来到上海大学站向市中心行进。酱油的飞机比较早先走一步,amane则表示要去熊窝,哈酱、mjyn、养乐多和纸皮则前往淮海路欣赏索尼旗舰店的原神试玩以及购买鲜肉月饼。到了陕西南路站后哈酱带众人走了4号出口并欣赏了出口的门牌号:淮海路888号。路口斜对面是(海星推荐的)虹口糕团店,店门口还有一堆人在排现做的年糕团,作为特产mjyn和养乐多各在柜台购买了一些预制糕点。

然后众人准备往索尼旗舰店(东面)走,结果走着走着不但没到而且都看见755号的无印良品了。哈酱惊觉不对,赶紧打开手机查看位置,原来走反了(陕西南路站的10、12、1号线从西往东呈Z字形,索尼正好在12和1中间,而哈酱很少走1号线出口,于是就搞错了),于是众人又往回走,在索尼店内游玩了原神后离开寻找鲜肉月饼。哈酱推荐的店(老大昌)离得有些远,走到一大半突然想起还有家长春食品商店的月饼也不错(正好在当时的路对面),于是哈酱留下三人往前并自行购买长春食品商店的月饼进行试毒,结果完全比不上老大昌。大约14:45,mjyn和纸片各买了一盒12只鲜肉月饼,并另买了四个当场分掉了。

买完月饼的众人回到陕西南路地铁站准备乘坐10号线(纸片和养乐多直接前往虹桥火车站,母鸡则准备去哈酱宿舍看本子)。刚进站母鸡想上厕所,但是10号线站厅的厕所在付费区外(1号线的在站台),哈酱表示建议到交通大学站换乘的时候使用付费区外洗手间。到了交通大学站,哈酱准备推母鸡去洗手间(地铁要乘1小时),但母鸡觉得付费区外太麻烦(需要和服务中心打招呼),但哈酱表示11号线沿线几乎都是费区外洗手间,母鸡只好当场前往洗手间。

16:34,母鸡和哈酱到达位于江苏省苏州市昆山市花桥镇的上海地铁11号线兆丰路站,步行前往哈酱宿舍。此后母鸡在哈酱宿舍鉴赏本子一直到18:00,发现此时距离前往安亭汽车站乘坐于19:00的前往虹桥的班车时间有些急促,于是两人匆忙出门前往,并准备晚饭在路上随意解决。走到一半哈酱想起安亭汽车站对面有一家全启和美食,遂前往。最终两人在18:45吃完了晚饭前往安亭汽车站,母鸡于18:56登上嘉虹3线大巴车。本届色可司机会议论坛至此正式结束。

以上记录:Hsk讨论) 2020年10月6日 (二) 23:21 (CST)

Epilogue

据说离火们各自回家后纷纷感冒色可司机病毒?

2020年10月6日晚8时许,哈酱在熊窝取回了掉落的移动电源和数据线。

虹原由于连续6天没换鞋,导致接下来整整一个半月foot都是臭的,各种尝试无果喷防臭液也无果最后扔了两双鞋换了新鞋才好(所以在熊窝的时候我不上去打麻将都是为了你们好……)

2021年9月15日,虹原准备领公司发的月饼,发现月饼又双发没了,最后在护颈枕、电烤盘、石榴、大枣、餐具、四季被中选择了大枣。恭喜大枣(继去年的咸鸭蛋后)加入月饼九宫格。

本届色可司机产生的梗

(请各位补充)

印度民宿修仙室

印度点都德 印度天钥桥食堂 印度平成屋

#特朗普假装新冠在家玩原神#

咸鸭蛋也是月饼

别按别按!正在关闭软件

各种8(188688、民宿边上的地铁8号线、民宿对面的8号饭堂、重新定义8)

爱心专座 关爱老年酱油

母鸡0721室 养乐多偷窥母鸡0721 母鸡要联机0721 母鸡在二楼露天厕所0721

mjyn的燕麦粥

相公王amane

纪念Mjyn失败

参照

  1. 为2021年4月2日hsk提出疑问时补充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