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可司機會議論壇/第八屆

從 色可司机百科论坛
跳到: 導覽搜尋
返回色可司机会议论坛

注意:本文會使用30小時制,以便將過零點的事件收錄在同一天內。

第⑧屆色可司機會議論壇~役滿版~於2021年10月4日~10月⑨日在上海舉行。

參與者

圖例:★ 全日參加;☆ 不足半日參加;
10月4日 10月5日 10月6日 10月7日 10月8日 10月9日
醬油
cxy
yf
紙片
amane
虹原翼
養樂多
哈醬
母雞
特邀嘉賓1
yf鄰居
特邀嘉賓2
北宅
特邀嘉賓3
人造人
特邀嘉賓4
綠茶

Prologue

由於2021年COVID-19疫情形勢又顯嚴峻,直至9月都還有影響較大的新病例報告。加之各地防疫政策的不穩定性,館員紛紛對今年色可司機是否能舉辦持悲觀態度。

(為什麼是到9月考慮這個問題?廢話那當然是因為國慶是年內最後一個長假)

9月中旬,館員們似乎放棄了今年色可司機的計劃。但之後又開始考慮就近舉辦小型的聚會。 (以母雞為首的北京人準備北京面基約飯,以yf為首的上海人準備在上海舉辦色可司機-斷么九版)

直到9月29日9:33,mjyn突然在⑨館內發話:「29號了,允許出京了」。第⑧屆色可司機,緊急斷么!

關於副標題

⑧就是⑧。

母雞宣佈出京後哈醬立刻提議叫「斷么版」沒人反對也沒人問為啥。

「斷么」取自母雞參與BGA製作的BMS曲《KINKYU!!T.A.N.Y.A.O》標題的後半部分,取的是前半「緊急」之意。(其實斷么這個役本來就有幾分緊急)。

後來由於醬油也緊急加入,yf把標題里的斷么改成了役滿。後來真的在面麻里打出了役滿(詳見下文)。

特輯:虹原Panic

10月4日,虹原乘坐的色可司機唯一指定高端綠皮車(見第五屆)Z215次列車晚點未定,紀念虹原。

最後堅持要乘坐綠皮車(自稱「不想給鐵總送錢」)的虹原改簽了普通綠皮車,預計19:00左右到上海南站,並在到站50分鐘前發現色可司機唯一指定高端綠皮車已經到了,再次紀念虹原。

此外虹原沒帶地鐵卡,然後發現上海不用卡的話仍然只能用Metro大撲街,試圖在南京站現場辦地鐵卡,發現辦卡機的卡發沒了,三重紀念虹原。

上了車虹原發現自己帶錯充電寶,充電線是兩頭C口,帶的充電寶只支持A口輸出而且不支持PD,被迫關機節省電量,四重紀念虹原。

10月4日

10月4日10:09,虹原翼率先出門,並在經歷了以上的各種意外後截至寫下這行字的時間仍未到達上海。最終於18:49到達上海南站,到達後直接前往位於宛平南路600號附近的淘寶店倉庫 檢 查 工 作 (順便給手機充個電),所以暫時視作美麗。

此前已經定好4日安排是晚上打麻將,yf表示拉一個不會麻將的鄰居出來圍觀,並於下午率先抵達民宿。

11:20左右紙片出發,火車14:30開(貌似),18點到,直接去麻了。

醬油表示在地鐵上站了一路並坐過站,登機時攜帶的麻將被安檢員要求打開安檢(安檢曰:牌里有金屬)。考慮到時間因素(飛機15:05起飛,然而mmw 14:00仍未到候機室(mmw:我買個耳塞)),醬油和mmw下飛機後(17:00飛機落地才碰頭)表示直接去麻了。

cxy於16:31到達上海,到了之後先去了民宿,並於17:30左右抵達民宿樓下,結果沒有門禁卡進不去。隨後cxy在群內嘗試發起語音,但yf屏蔽了群語音導致一萬個@和群電話都沒接到。紀念cxy。

17:44,yf終於下樓來迎接cxy,標誌着本屆色可司機正式開始。cxy對只給了一張門禁卡表示強烈譴責,但幸運的是門禁卡可以被複製(NFC是優秀文明)。約18:10,yf、鄰居、cxy三人前往民宿附近的蘭州陳記牛肉麵簡單進食晚餐,飯後打車前往查米。

18:50,yf等三人抵達查米,等到7點後發現訂的那一桌沒有任何結束的意思,與老闆再次確認後發現,yf訂的是晚上8點,紀念yf。約19:15,yf三人與醬油和mmw碰頭。醬油表示還沒吃飯,於是五人一起在旁邊找了一個重慶雞公煲就餐。等餐期間,四人直接進行了線下雀魂的打。20點,眾人在園區門口遇到了剛剛前來的紙皮。由於一開始有5人要打,故採用骰子擲點決定哪4人先打。紙皮兩個骰子擲出了5,覺得涼了,但沒想到隨後mmw僅擲出4,紀念mmw。麻將採用修羅之戰規則,由於有5-6個人要打,決定採用4位輪換制,過程激動人心。紙皮一開始坐的位置疑似有毒,誰坐誰吃4,醬油不服,遂坐上去打了一輪並最終成功在AL被逆4,可喜可賀,最後上位的yf成功吃1打破魔咒。(期間紙片拿出PCR復刻2018年讓醬油抽mcw,醬油20連就抽出來了)

23點,眾人結束麻將並打車回程,期間對明日吃什麼展開討論,初步計劃決定吃西北菜(新疆菜),但飯店無法預約。約23:40,眾人下車並迎接視察完倉庫的lyh。與lyh成功合流後,眾人計劃去超市買點飲料和夜宵。在查閱了地圖後發現街對面有家羅森,走過去才發現店是開的,但沒有店員所以門是關的,在門口等了2分鐘未果,遂更換便利店進行採購。採購完畢,醬油表示還是想去羅森看看,最後還是算了。通過觀察發現店員貌似回來了,醬油表示不去了。

24:30,醬油拿出了自己帶的麻將並與cxy、mmw打三麻,cxy牌運奇佳。打到南1局5本場,mmw被醬油飛了,紀念mmw。期間眾人在打音游,虹原則 開 始 干 活。約25:30,紙皮,yf和yf鄰居加入戰鬥。27:30左右眾人睡覺,yf表示鄰居睡相過於惡劣逃往沙發睡覺。

10月5日

10:30左右起床,然後館員們立刻又開始打麻將,由於起的較遲且考慮到飯點人較多,麻將持續打到約13:00。期間yf和紙片在打pcr和音游,yf現場給電腦升級Windows11,並成功在升級後遇到任務欄閃爍bug,表示要回滾,紀念Windows11。

13:00一行人打車前往貫貫吉穆斯林餐廳進食午飯。首先上了一份煎包,cxy表示與他在新疆吃過的烤包子不太一樣:用料過於充足。mmw和醬油點了八寶茶,mmw表示味道不錯並將內容物吃了個乾淨,餘人則點了一大壺冰奶茶。此外店員表示紅柳烤肉沒有了,所以每人來了2串羊肉小串,虹原表示這比外賣點的大多了。最後剩兩份炒麵沒上的時候大家都表示差不多了(除了mmw說沒吃飽)。在試圖詢問店員能否退一份炒麵時,炒麵送上來了。

飯畢,14:30左右,眾人在yf鄰居帶領下前往他訂的桌遊館。途中路過爭鮮迴轉壽司,醬油發問為什麼沒有孜然羊肉壽司和大盤雞壽司。到達後眾人發現他訂的是位於中福城百米香榭商業街的匯佳桌遊館,隨即宣佈這裏是色可司機唯一指定桌遊館(見第七屆)。眾人坐下之後醬油、cxy、amane、yf和鄰居表示要打麻將,就進了第七屆同一間麻將室,並讓店員把國麻的牌收起來,使用醬油自帶的正宗日麻進行了手搓[1]。桌遊側則在虹原的提議下在另一張桌子上開始玩uno,之後又在特邀嘉賓的提議下玩了矮人礦坑(色可司機唯一指定桌遊)。

17:00左右,養樂多中途加入,紙皮前往迎接.與此同時虹原突然鬧肚子,並表示自己店鋪的線下代購翻車了[2],紀念虹原。養樂多到達後又開始打uno。之後路人進入麻將室並詢問可否用另一張桌子打麻將,桌遊側眾人便遷移場地到大廳開始飛行棋。紙皮依仗自己巨大優勢,在終點前叫囂如果這能翻盤就把飛行棋吃下去結果慘遭翻盤。直到路人走了,麻將側仍 在 手 搓,期間醬油自摸了役滿:字 一 色(他役滿8000點),yf點了cxy一個役滿:國 士 無 雙。(真·役滿版色可司機)

20:30左右,眾人離開匯佳並前往來到爭鮮迴轉壽司進行一個晚飯的吃。

與此同時,18:20左右哈醬從家出發前往蘇州站並乘坐定刻19:52(晚點2分)的D951次列車並於20:35走出上海站西南出口。並在詢問桌遊側得到準備吃飯和位於人廣的情報後只花了11分鐘就到達了人民廣場站。此時紙皮表示他們要吃飽了。哈醬突然想起自己是吃過晚飯再出門的,於是毅然違反醬油在滬時不打機的規定前往風雲再起進行一個maimai的打,並在途中奶茶店買飲料的時候(20:56)收到紙皮消息說吃完了。進退兩難的哈醬還是去打了一把,然後回到人廣15出口與眾人會合。與此同時在眾人前往人廣15出口時,又經過了台北吳記老鍋底麻辣火鍋。

會合之後眾人乘地鐵打道回府,地鐵通道中有數張廣告上面寫着8scene(再次⑧)。抵達民宿後,眾人開始遊玩馬里奧聚會。雙六參與者哈醬、虹原、醬油、cxy。勝出者虹原。後來又開了一把手沖划船【錄像待補全】

21:40左右母雞在群里表示他降落了,之後表示乘上了2號線末班車(無法換乘9號線或8號線到陸家浜路,哈醬提議到人民廣場再打的)。然後母雞被司機鴿了。哈醬、amane、養樂多和yf出門迎接母雞,在一番折騰過後,四人在24:01成功接到了母雞並在蘭州陳記牛肉麵店吃了夜宵,在羅森買了飲料和零食。留下看家的醬油和虹原在試圖不續關通關全明星版SMB1並最終分別死在了8-4(比第五屆進步兩關)和8-3。虹原再次試圖紀念mjyn,並在做好準備後發現這群人又完全沒有上來的意思,等了大半個小時後鬧肚子去了廁所,結果剛進去mjyn就回來了。

回到民宿後眾人開始遊玩SMB3,但奇怪的是每次都收集不到三個一樣的卡(S/L大法啟動)。cxy由於沒玩過只能全程圍觀,手殘的哈醬也選擇圍觀,而虹原則 又 開 始 干 活。cxy和虹原因精神恍惚於26點左右zzZ[3],其餘館員在一番輪換和倒帶過後於27:14成功通關。通關後眾人便各自洗漱睡了。由於這天人超載,哈醬和母雞在客廳鋪了個地鋪,而養樂多則在外面的酒店開好了房間,未和眾人一起住。

10月6日

約9:20,哈醬甦醒,但直到10:15仍沒有其他人甦醒,於是哈醬毅然違反醬油在滬時不打機的規定先行前往人廣與特邀嘉賓2(北宅)遊玩maimai。約10:30,眾人陸續起床並開始打音游(?)。11:30,民宿的眾人基本都起床了,期間養樂多從酒店趕往民宿會合,母雞仍在昏睡(母雞死機了)。

12:00,眾人就午餐地點展開討論,哈醬提議平,後改新白鹿浙江菜,得到眾人認可。約12:30,母雞進入廁所,直到12:50仍未出來(母雞又死機了)。哈醬取號後感覺不妙,新白鹿僅3個大桌且目前等待5桌,擔心等待時間過長,遂提議去飛象西餐廳(俄羅斯菜館)並得到同意,與此同時通知特邀嘉賓3(人造人)前往飛象。

由於新白鹿就位於人廣,而俄羅斯菜館也需要在人廣換乘1號線,於是13:00,眾人搭乘地鐵前往人廣,剛入站沒多久,哈醬表示新白鹿排隊僅剩3桌,於是又轉變方案等待新白鹿。哈醬緊急通知人造人但沒有得到及時回復,過了一會兒人造人說他到飛象了,紀念人造人。一行人上了地鐵後才發現虹原美麗,後得知虹原被陸家浜路自動售貨機賣的全是氣的可樂灑了一手,且在站內未發現洗手間,後坐了一站在老西門站把手洗了。

按照哈醬的提議眾人在人廣14出口集合。與此同時(約13:30)排號又前進了一位,哈醬扔下眾人先行返回新白鹿確保桌子,大部隊抵達新白鹿時剛好已經排到了(再次紀念人造人)。11人擠大桌,印度新白鹿。眾人點了一份⑧⑧⑧元的套餐,母雞發現沒有主食,遂又點了一份涼麵一份燒麥,mmw也加了一份燒麥。⑧⑧⑧套餐的毛血旺沒有了,店員給換成了酸菜魚,並被最不能吃辣的虹原欽點這個酸菜魚不辣。套餐中還有一份菠蘿牛柳,一開始有館員將菠蘿誤認為年糕,但進食後發現口感不對。原以為菠蘿是搶手物,但轉了一圈肉沒了,菠蘿剩下了(而mmw似乎對菠蘿比較滿意)。臨近尾聲時涼麵、乾鍋花菜和脆皮童子雞姍姍來遲,眾人表示吃得差不多了,童子雞差點剩下,涼麵則無人敢接手,最後一人一筷子分掉了。此時養樂多突然被公司 叫 去 干 活,在邊上的另一張桌子上就地 開 始 加 班,紀念養樂多。

飯畢約15:00下扶梯到3樓時沒有下行扶梯了,當時邊上正好有洗手間,於是母雞和虹原相繼死機(母雞又雙死機了)。與此同時特邀嘉賓yf鄰居退場。眾人等母雞和虹原時試圖調戲電梯口的人工智障機械人。醬油對人工智障喊出yf,在機械人的推薦店家中排在第一的卻是阿瑪尼。隨後眾人到第一百貨對面的星巴克與人造人碰頭並前往manner購買咖啡,考慮到醬油16:30就要美麗,哈醬提議在真·人民廣場拍攝合照,但因為養樂多再次突然被叫 去 干 活,只好就近在咖啡店門口找了個地合影留念(感謝北宅幫養樂多佔座,人造人拍攝)。

隨後眾人步行前往香港名店街里的一家中古店(此時養樂多 還 在 干 活。紀念養樂多)併購買了一些周邊,16:20左右醬油前往機場,本次色可司機出現第一位離隊者。餘人逛完後坐在地鐵口附近(對面是間公共廁所)稍事休息。原本打算在此等到養樂多完事,結果開來一輛運糞車,只好跑路。

此時大約17:00左右,眾人告知養樂多在外文書店會合,並步行前往外文書店。到達後哈醬糾結了半天要不要買點書和A店的周邊最後還是算了。養樂多購買PCR盲盒徽章許願xcw並成功一發抽到(鏡華),紙皮購買pcr盲盒也同樣抽到了xcw(露娜)。

18:00眾人離開外文書店,乘坐地鐵1號線前往上海馬戲城站的飛象西餐廳,並於18:50在路上發現一家驢肉館。到達後發現西餐廳在一家豪華的酒店裏,且要等待半小時,於是眾人在酒店大堂稍事等待(印度沙發),哈醬開始現場寫色可司機活動記錄。cxy則在等待期間表示要趕不上火車先回去了,紀念cxy。

19:40左右眾人終於入座,在哈醬提議下眾人點了紅菜湯、黑麵包、罐燜牛肉、芝士燉牛舌、烤羊排、奶油燉口蘑等菜品,總價1095元。【記不清了……】結果菜都快上齊了,格瓦斯還沒有上,最後在找服務員催促後才上(後來又加了一紮)。此外amane點的甜品殼切,只能退單。此時虹原的感冒開始嚴重,一直在借紙擦鼻涕和跑廁所洗手中循環,並在入座後把桌上的餐巾紙全用掉了,吃完後終於受不了了,在詢問眾人能否等到送達後,在美團外賣上下單了感冒藥。

吃完後哈醬、mjyn、amane表示肉(上一屆也曾登場)喊他們吃飯於是離隊前往二次會(期間母雞再次死機),其他人回民宿,回程路上眾人表示要去驢肉店看看有沒有驢肉火燒,結果打烊了,紀念。下地鐵後感覺沒吃飽的眾人前往民宿附近一直不開門的那家羅森購買了水和零食。

回到民宿之後,眾人開始了馬里奧3D世界4人遊戲,場面一度十分混亂,虹原表示這遊戲多人不是人玩的。24:00左右另外三人回來後眾人又打開了furry狂怒世界,虹原則 又 雙 開 始 干 活,紀念。

10月7日

約9:30虹原甦醒並 又 雙 叒 開 始 干 活,但截至10:45其他人才陸續起床,按照12點退房的節奏開始收拾東西(母雞又死雞了),11:15左右母雞起床,但是眾人卻沒見到母雞,尋找後發現在廁所(又雙死雞了)。

然後眾人拎着大包小包步行前往拉麵滿吉排隊,到地方後哈醬決定和母雞先去7~9日的酒店放行李,剩下5個人排隊先吃。虹原詢問後得知新酒店為雙人房住3個人,沒有他的地方,紀念虹原。[4]

於是哈醬和母雞騎着自行車前往了全季酒店肇嘉浜路店辦理入住,結果榻榻米房沒有了,給換成了大床房(amane睡 窗 台[5])。哈醬把髒衣服扔進了洗衣機(但忘記加洗衣液了)。稍事休息後便準備返回滿吉。

amane點餐時加了一份米飯,被虹原欽點為「你真是個日本人」。眾人吃完後哈醬和mjyn還沒回來,在群里詢問後發現他們剛到門口。由於虹原表示不想打音游,最後決定由amane陪同虹原去百米香榭商業街閒逛,yf和紙片前往烈火。養樂多則直接前往上海虹橋站乘坐高鐵離開,本屆色可司機會議論壇開始收束。哈醬和mjyn則單獨吃完後前往烈火。

出門後開始下雨,部分館員表示沒有帶傘。到達烈火後,哈醬幫紙片抓了個咚醬,抓了3個滴蠟熊並塞給紙片一個。另外哈醬打機狀態超差。yf於14:40左右表示困了回家休息。

虹原和amane乘坐的網約車表示開不到百米香榭門口,二人只好冒雨走過去,並莫名其妙繞了一個圈子。二人隨便逛了一些中古店後,於14:25左右在福州路廣西北路的一家特別二刺螈的羅森(地圖上沒有,應該是新開的[6])稍事休息,amane詢問酒店能否塞下虹原後再次得到否定的回覆。14:55左右amane和虹原分開前往烈火與眾人會合。虹原在羅森休息到15:05左右,並表示自己run了。(但後來沒有run,並因為第二天晚上有事,在 一 號 線 坐 到 底 閔行區訂了酒店,然後就開啟了倒霉模式。[7]

18:35左右眾人開始物色晚飯吃什麼,哈醬突然想到平常排隊一萬人但長假最後一天應該沒人排隊的東盛自助烤肉。於是眾人決定先在南京西路集合(此時虹原正在前往酒店的路上,紀念虹原)後前往。都在線上開始排號了,突然發現去的話紙皮趕不上火車,而且國慶期間16:00起南京東路站封站,於是眾人只好就近在吳江路的南翔饅頭店點了四籠鮮肉小籠(8個*4,26元*4)、蟹粉豆腐(45元)、大餛飩(22元,mjyn)、蝦仁小餛飩(18元,哈醬)、蟹粉撈飯(48元,紙片)、辣肉拌麵(29元,amane),怎麼這麼眼熟。此時終於到達旅店的虹原提議:明天南京東路不封站,建議明天中午吃,同時譴責自己不在場時蟹粉撈飯降價,餘人表示同意(其實只有母雞阿瑪尼哈醬三人了)。19:15左右,線上排號瘋狂振動不停,哈醬只好重啟手機(惡劣大○點評)。

吃完南翔小籠後哈醬妄圖繼續復刻前往人廣買星巴克和卡樂星,但是想想去人廣幹啥呢這次民宿又不在火車站那。於是八點多眾人來到1樓的鮮芋仙,amane和哈醬買了芋圓甜品,紙皮買了飲料後前往虹橋火車站返回杭州。母雞原本不想買甜品但最後還是買了一杯奶茶,之後又死機了。

吃完鮮芋仙的三人又返回烈火,哈醬表示想打太鼓達人並拉着母雞一起打,結果母雞打的那邊鼓接觸不良,紀念。期間還碰見常駐上海的某北京音遊玩家。

24:00左右三人回到酒店,哈醬打開房間裏的巨大電視並投屏播放彩虹社綜藝節目(ヤシロ&ササキのレバーガチャダイパン的某一期),由於玩的是任天堂遊戲,母雞對節目很感興趣(後來母雞又用投屏播放音擊主線劇情)。與此同時amane正在遠程提交論文。26:30左右哈醬和母雞去洗衣服並烘乾,然後又去羅森買夜宵。後來不知道幹了啥總之超過27:00才睡。

10月8日

當事西瓜汁

8:50虹原睡醒,並在群里詢問中午有沒有飯,有的話提前一個小時喊他(因為住得比較遠),在10:20左右收到哈醬回覆:有,等我們睡醒,你是在夢遊嗎。虹原表示他22個小時沒吃東西了。

11:00左右amane醒了,11:40哈醬醒了,並表示母雞又死雞了。12:00虹原睡回籠覺睡醒,並在12:15表示自己離得遠先去南京東路了。另外三人在12:50打車前往南京東路,於13:20到達南京東路的東盛自助烤肉,發現虹原美麗。

實際情況是虹原看母雞遲遲沒有動靜(其實母雞12:20已經醒了並在群里發言了,只是虹原沒看到),以為母雞還在死機,給手機充了半個小時電,12:45才出門。在得知自助餐14:30閉餐後,虹原表示「你們先吃」,並在人民廣場站跑了個400米,13:50才到,紀念。

結果到了14:30發現只是停止接客,並不收餐,虹原表示自己白跑了。mjyn拿了兩片三文魚烤熟了吃,復刻第五屆(只不過第五屆是涮的)。哈醬自創了奇怪的飲料:西瓜蓋西瓜汁(親 子 丼)。

隨後四人乘地鐵2號線至南京西路,出站換乘12號線,前往位於【數據刪除】的某私人音游窩進行一個音游的打。哈醬表示自己的充電寶忘在烈火,在南京西路出站前往烈火拿取,並成功換乘12號線(出站後半小時內再進站即可)。到地方後mjyn按下門鈴,結果響起:門鈴被拆除,已向主人報警(虹原:打機不要錢的來了,已向主人報警)。哈醬隨後前來並表示想打pop'n,本來在圍觀的母雞見哈醬進門了,立刻把pop'n霸佔了,哈醬表示強烈譴責。遊玩期間虹原嘗試玩pop'n並被amane稱讚水平了得。

約17:20虹原表示晚上有事先溜了,並於22:30在群里曬出晚飯:驢肉火燒。騙大燒

其餘三人則一直遊玩各種BEMANI音游和窩內其他遊樂設施直到22:30左右(哈醬:七點鐘了……要不要去吃晚飯,aname你餓不餓,不餓,我也不餓那繼續打吧。怎麼十點了)並成功等到特邀嘉賓4(綠茶)到達。由於當時下雨(其實差不多停了),母雞叫了輛車回酒店,下了車哈醬才發出疑問:起終點都在12號線車站邊上為什麼要打車,母雞表示自己打車打傻了。

回到酒店附近,24:00左右四人進了路邊的一家門口放着寫着「夜宵:炒飯、炒麵、炒河粉」的燒烤龍蝦店,入座之後店員拿來菜單發現其實什麼都有,就是綜合型飯店(哈醬:但是沒有炒飯)。最後四人點了一條烤魚附加若干配菜、一份地三鮮、一份綠茶要求店家能多辣就多辣的小炒肉,以及買六送一的生蚝。其中,小炒肉上了之後,四人都覺得只看賣相都覺得完全不辣。由於一開始反對烤魚加辣被綠茶認知為不能吃辣的哈醬吃了一筷子之後也表示完全不辣,這店家對辣的理解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飯畢四人在羅森買了些飲料後(綠茶強烈譴責羅森沒有可爾必思)又回到全季休息,一打開房間門發現由於前一晚掛的請勿打擾牌子忘記拆除,房間沒有遭到(?)清潔工的打掃。於是amane只好向前台請求浴巾並被前台詢問身份證號,無法對證的amane只好做了訪客登記(與此同時哈醬在房間裏接到電話:請問是何先生嗎,這邊魯先生需要一張房卡可以給他嗎?)後來回到房間的amane表示其實這個「標稱」2人的房間是可以登記不止2個人的。

綠茶稍事休息後離開。24:30左右哈醬前往洗衣房發現2台洗衣機都在工作中。25:30左右再次前往洗衣房並成功洗衣。之後又前往洗衣房轉烘乾並於26:35在羅森購物。期間哈醬又在播放彩虹社綜藝。大約27:00三人睡覺。

10月9日

9:30左右,群里開始結算前幾天的開銷。cxy計算後發現一次色可司機的開銷為1131元。

全季這邊,amane在10:30左右先行起床前往機場。哈醬在11:30起床並成功喚醒死機的母雞(掀被子),按照12:00退房的節奏收拾東西(前一晚前台打電話詢問是否續住,母雞諮詢了退房時間,得到答覆「12:00過後需要再行確認是否要加收房費」(?))。期間母雞提到想再吃一次鮮肉月餅,以及(可以的話)想買土特產,哈醬表示你帶支全季的牙刷回去吧,母雞隨即將牙刷放入行李。12:02左右成功退房,因為母雞是在第三方平台訂的酒店,前台staff贈送了兩小盒全季自家品牌的茶葉並請求【數據刪除】(哈醬:特產有了)。由於行李變多放不下,母雞把一部分衣服交給前台並叫了快遞來取走。與此同時綠茶前來會合,哈醬塞給綠茶一個迪拉熊。

11:45虹原再次詢問有沒有飯,結果大家都表示可以吃但不知道吃啥,哈醬想起人造人推薦的匠魂拉麵,虹原表示怎麼又是拉麵[8][9],yf隨意接了一句「吃 大食堂 怎麼樣?」(見第七屆),虹原又接了一句「養樂多的納豆」(見青春版2),於是哈醬終於想起了還有個定番天鑰橋食堂沒去,遂達成一致前往天鑰橋。虹原:計畫通 加 密 通 話

在體育場站的全家,綠茶成功買到了可爾必思。虹原到達體育場站時,不知道該從幾號口出,在群里詢問後隨便走了一個方向,拿出百度地圖一看自己正在走向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與此同時群里發了句「直達」(體育場站4號口直通),紀念虹原(?)終於找到路後發現哈醬和母雞已經到了,結果虹原點完菜後發現母雞美麗,哈醬表示母雞又死雞了。

虹原點了一份豚骨拉麵,並在食用後直呼踩雷,表示還遠沒有食其家的好吃,聯想到自己N年前點了牛丼後做出了相同評價,於是詢問這的主食有能吃的嗎?哈醬表示:白米飯。虹原表示我竟無言以對。

飯畢發現下午也沒有安排,虹原提議去DAM-K,打電話詢問後得知16:00~19:00才有空房間[10],但是母雞表示17:00就得出發去機場,於是美麗。虹原試圖叫其他的上海人陪他去也美麗。紀念虹原。(虹原:要不是一個人收兩個人的錢我就一個人去了)(後來母雞發現18:00去機場也來得及)

虹原在飲用冰飲後表示自己也要死雞,但憋住了。飯畢哈醬和母雞決定去淮海路,綠茶和另一位音遊人離開。虹原獨自一人在附近閒逛,由於KTV時間還早,且叫的人暫未回應,本着沒事找事的想法於14:00跑去拍攝了宛平南路600號的金字牌匾,拍完後突然憋不住了,找了40分鐘公共廁所,自作自受。出來後發現公廁對面就是自家淘寶店倉庫,同時開始下雨,由於沒帶傘,決定進去躲雨,並在KTV計劃徹底泡湯後陪另一位staff 一 起 沉 迷 干 活 到20:00,導致回到南京後的地鐵美麗,不得不斥巨資51元打車。(其實就算去了KTV也要19:00齣來,要當天回南京也夠嗆)

與此同時,哈醬和母雞乘地鐵到達陝西南路站並準備購買鮮肉月餅。途中路過淮海755的MUJI,母雞表示要逛一逛,哈醬表示這家MUJI的餐廳里有很好吃的蘋果雪糕,於是兩人在14:51成功吃到了雪糕。期間哈醬想起了之前在某公眾號看到的真·甜品店推薦,查看之後發現來不及去了,遂作罷。吃完雪糕後母雞又死機了。15:30左右兩人來到光明邨大酒家並進行一個月餅的排,排隊期間突然下起了大雨,哈醬急忙撐開兩天前在烈火撿到的紙片的傘。15分鐘後兩人成功買到月餅並當場吃掉了。原本哈醬打算帶母雞去推薦的獨立咖啡店,但考慮到兩人身上的行李有點多,詢問母雞後轉而去往星巴克思南公館店(別墅改建的店鋪,座位很多)並發現店裏一萬個人,轉了一圈後在3樓找到了狹小的座位。取到飲料後哈醬發現2樓的沙發空了,於是兩人又轉移到2樓沙發休息。

喝完咖啡又坐了一會兒之後母雞表示雖然中飯吃得晚,但回家路途時間長,還是把飯吃了再走,並強烈表示想吃當地麵條。於是兩人騎着自行車去了地鐵站另一側的馮爸麵館,到了之後發現店裏赫然掛着連續三年的大○點評牌子,牛逼。母雞點了這家店的招牌:乾貝辣肉拌麵,哈醬則因為這幾天吃得太好以及肚子不太餓點了雪筍肉絲拌麵。17:30左右,兩人前往地鐵站,在陪哈醬去徐家匯站繞了一圈[11]後在交通大學換乘10號線前往虹橋火車站,本屆色可司機正式宣告結束。(上一屆是不是也是母雞和哈醬玩到最後……)

插曲

雖然cxy在使用NFC後,沒有下載惡劣APP,但地鐵入閘出閘口過於傻賁,導致有時需要嘗試多次才能成功進出站。

此外,10月6日,紙皮在陸家浜路進站時被惡劣閘機卡住(所以為什麼不帶艦B公交卡),由養樂多幫刷方能進站。但在出站時,紙皮又直接出站了,蜜汁炸雞。

但是使用了惡劣app(沒前幾年那麼惡劣了)的虹原卻特別穩。

OneNote表格上的吃啥幹啥(雖然沒幾個人寫),哈醬提議中古店和甜品店、虹原提議烤肉和KTV,前三者都去了,唯獨沒去成KTV,紀念虹原。

day1到達民宿時,虹原脫鞋後全員都聞到了一股惡臭,並被強制要求洗腳。本來以為連虹原的香港腳都要復刻上屆色可司機,好在虹原早有準備及時採取了措施,day2開始就不臭了。

關於amane的耳塞:大約10/6,amane問hsk哪有耳塞賣(表示自己有噪音就睡不着),hsk也沒有頭緒,但表示可以去名○優品碰碰運氣。10/7吃完甜品後前往附近的店鋪並未購得。但當晚在全季酒店前台領取了耳塞。

Epilogue

10月9日24:10左右,到家的虹原做的第一件事:為了防止下次再帶錯,把惡劣充電寶連同4日下火車後斥巨資40元購買的A口數據線一起扔進了垃圾桶。

本屆色可司機產生的梗

孜然羊肉披薩,大盤雞披薩,孜然羊肉壽司,大盤雞壽司,烤三文魚刺身,西瓜蓋西瓜汁親子丼(9館餐廳重新開業?)

母雞和虹原相繼死雞(「死雞」繼一睡不醒後增添新含義:特拉)

永遠不開門的羅森店(雖然後來開門了)

色可司機唯一指定桌遊吧

勞模虹原 真勞模養樂多(養樂多:不是勞模,是工賊)

參照

  1. 所以為什麼要在桌遊店花98元/人的錢搓自帶的麻將
  2. 代購一個小時前詢問他購買列表,他一個小時後才看見,好在人還沒走,沒出事
  3. 虹原:要不是犯困我就去玩了,幹什麼活
  4. 剛開始商討活動計劃的時候只看到母雞和阿瑪尼說要待到9號,然後就按3人來確定酒店了(不然還是民宿比較好)這邊是我沒考慮周全——哈醬
  5. 註:這家全季最便宜的房是榻榻米房,但卻有一張雙人床,似乎只是地面是榻榻米。而大床房則有一個完全平坦的窗台。
  6. 開了有幾個月了——哈醬
  7. 從amane走後一直倒霉到第二天起床,與色可司機無關就不多說了
  8. 其實是不好意思直接否決,拉麵哪都能吃到,還是想吃點平時吃不到的
  9. 哈醬:我當時其實也在意連着吃拉麵這事但一下子沒想起來別的
  10. DAM-K是以3小時為一個時段的,16:00才有空房說明當前時段已經滿了——哈醬
  11. 陝西南路站往11號線北面去的最短路線是10號線交通大學轉11號線,但哈醬想要確保座位從徐家匯站上車,於是乘1號線換乘11號線。結果當天工作日下班客流特別大徐家匯上車也沒座位,在目送母雞走之後又往回乘到徐家匯的上一站上海游泳館並成功坐到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