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可司机会议论坛/第八届

来自色可司机百科论坛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返回色可司机会议论坛

注意:本文会使用30小时制,以便将过零点的事件收录在同一天内。

第⑧届色可司机会议论坛~役满版~于2021年10月4日~10月⑨日在上海举行。

参与者

图例:★ 全日参加;☆ 不足半日参加;
10月4日 10月5日 10月6日 10月7日 10月8日 10月9日
酱油
cxy
yf
纸片
amane
虹原翼
养乐多
哈酱
母鸡
特邀嘉宾1
yf邻居
特邀嘉宾2
北宅
特邀嘉宾3
人造人
特邀嘉宾4
绿茶

Prologue

由于2021年COVID-19疫情形势又显严峻,直至9月都还有影响较大的新病例报告。加之各地防疫政策的不稳定性,馆员纷纷对今年色可司机是否能举办持悲观态度。

(为什么是到9月考虑这个问题?废话那当然是因为国庆是年内最后一个长假)

9月中旬,馆员们似乎放弃了今年色可司机的计划。但之后又开始考虑就近举办小型的聚会。 (以母鸡为首的北京人准备北京面基约饭,以yf为首的上海人准备在上海举办色可司机-断幺九版)

直到9月29日9:33,mjyn突然在⑨馆内发话:“29号了,允许出京了”。第⑧届色可司机,紧急断幺!

关于副标题

⑧就是⑧。

母鸡宣布出京后哈酱立刻提议叫“断幺版”没人反对也没人问为啥。

“断幺”取自母鸡参与BGA制作的BMS曲《KINKYU!!T.A.N.Y.A.O》标题的后半部分,取的是前半“紧急”之意。(其实断幺这个役本来就有几分紧急)。

后来由于酱油也紧急加入,yf把标题里的断幺改成了役满。后来真的在面麻里打出了役满(详见下文)。

特辑:虹原Panic

10月4日,虹原乘坐的色可司机唯一指定高端绿皮车(见第五届)Z215次列车晚点未定,纪念虹原。

最后坚持要乘坐绿皮车(自称“不想给铁总送钱”)的虹原改签了普通绿皮车,预计19:00左右到上海南站,并在到站50分钟前发现色可司机唯一指定高端绿皮车已经到了,再次纪念虹原。

此外虹原没带地铁卡,然后发现上海不用卡的话仍然只能用Metro大扑街,试图在南京站现场办地铁卡,发现办卡机的卡发没了,三重纪念虹原。

上了车虹原发现自己带错充电宝,充电线是两头C口,带的充电宝只支持A口输出而且不支持PD,被迫关机节省电量,四重纪念虹原。

10月4日

10月4日10:09,虹原翼率先出门,并在经历了以上的各种意外后截至写下这行字的时间仍未到达上海。最终于18:49到达上海南站,到达后直接前往位于宛平南路600号附近的淘宝店仓库 检 查 工 作 (顺便给手机充个电),所以暂时视作美丽。

此前已经定好4日安排是晚上打麻将,yf表示拉一个不会麻将的邻居出来围观,并于下午率先抵达民宿。

11:20左右纸片出发,火车14:30开(貌似),18点到,直接去麻了。

酱油表示在地铁上站了一路并坐过站,登机时携带的麻将被安检员要求打开安检(安检曰:牌里有金属)。考虑到时间因素(飞机15:05起飞,然而mmw 14:00仍未到候机室(mmw:我买个耳塞)),酱油和mmw下飞机后(17:00飞机落地才碰头)表示直接去麻了。

cxy于16:31到达上海,到了之后先去了民宿,并于17:30左右抵达民宿楼下,结果没有门禁卡进不去。随后cxy在群内尝试发起语音,但yf屏蔽了群语音导致一万个@和群电话都没接到。纪念cxy。

17:44,yf终于下楼来迎接cxy,标志着本届色可司机正式开始。cxy对只给了一张门禁卡表示强烈谴责,但幸运的是门禁卡可以被复制(NFC是优秀文明)。约18:10,yf、邻居、cxy三人前往民宿附近的兰州陈记牛肉面简单进食晚餐,饭后打车前往查米。

18:50,yf等三人抵达查米,等到7点后发现订的那一桌没有任何结束的意思,与老板再次确认后发现,yf订的是晚上8点,纪念yf。约19:15,yf三人与酱油和mmw碰头。酱油表示还没吃饭,于是五人一起在旁边找了一个重庆鸡公煲就餐。等餐期间,四人直接进行了线下雀魂的打。20点,众人在园区门口遇到了刚刚前来的纸皮。由于一开始有5人要打,故采用骰子掷点决定哪4人先打。纸皮两个骰子掷出了5,觉得凉了,但没想到随后mmw仅掷出4,纪念mmw。麻将采用修罗之战规则,由于有5-6个人要打,决定采用4位轮换制,过程激动人心。纸皮一开始坐的位置疑似有毒,谁坐谁吃4,酱油不服,遂坐上去打了一轮并最终成功在AL被逆4,可喜可贺,最后上位的yf成功吃1打破魔咒。(期间纸片拿出PCR复刻2018年让酱油抽mcw,酱油20连就抽出来了)

23点,众人结束麻将并打车回程,期间对明日吃什么展开讨论,初步计划决定吃西北菜(新疆菜),但饭店无法预约。约23:40,众人下车并迎接视察完仓库的lyh。与lyh成功合流后,众人计划去超市买点饮料和夜宵。在查阅了地图后发现街对面有家罗森,走过去才发现店是开的,但没有店员所以门是关的,在门口等了2分钟未果,遂更换便利店进行采购。采购完毕,酱油表示还是想去罗森看看,最后还是算了。通过观察发现店员貌似回来了,酱油表示不去了。

24:30,酱油拿出了自己带的麻将并与cxy、mmw打三麻,cxy牌运奇佳。打到南1局5本场,mmw被酱油飞了,纪念mmw。期间众人在打音游,虹原则 开 始 干 活。约25:30,纸皮,yf和yf邻居加入战斗。27:30左右众人睡觉,yf表示邻居睡相过于恶劣逃往沙发睡觉。

10月5日

10:30左右起床,然后馆员们立刻又开始打麻将,由于起的较迟且考虑到饭点人较多,麻将持续打到约13:00。期间yf和纸片在打pcr和音游,yf现场给电脑升级Windows11,并成功在升级后遇到任务栏闪烁bug,表示要回滚,纪念Windows11。

13:00一行人打车前往贯贯吉穆斯林餐厅进食午饭。首先上了一份煎包,cxy表示与他在新疆吃过的烤包子不太一样:用料过于充足。mmw和酱油点了八宝茶,mmw表示味道不错并将内容物吃了个干净,余人则点了一大壶冰奶茶。此外店员表示红柳烤肉没有了,所以每人来了2串羊肉小串,虹原表示这比外卖点的大多了。最后剩两份炒面没上的时候大家都表示差不多了(除了mmw说没吃饱)。在试图询问店员能否退一份炒面时,炒面送上来了。

饭毕,14:30左右,众人在yf邻居带领下前往他订的桌游馆。途中路过争鲜回转寿司,酱油发问为什么没有孜然羊肉寿司和大盘鸡寿司。到达后众人发现他订的是位于中福城百米香榭商业街的汇佳桌游馆,随即宣布这里是色可司机唯一指定桌游馆(见第七届)。众人坐下之后酱油、cxy、amane、yf和邻居表示要打麻将,就进了第七届同一间麻将室,并让店员把国麻的牌收起来,使用酱油自带的正宗日麻进行了手搓[1]。桌游侧则在虹原的提议下在另一张桌子上开始玩uno,之后又在特邀嘉宾的提议下玩了矮人矿坑(色可司机唯一指定桌游)。

17:00左右,养乐多中途加入,纸皮前往迎接.与此同时虹原突然闹肚子,并表示自己店铺的线下代购翻车了[2],纪念虹原。养乐多到达后又开始打uno。之后路人进入麻将室并询问可否用另一张桌子打麻将,桌游侧众人便迁移场地到大厅开始飞行棋。纸皮依仗自己巨大优势,在终点前叫嚣如果这能翻盘就把飞行棋吃下去结果惨遭翻盘。直到路人走了,麻将侧仍 在 手 搓,期间酱油自摸了役满:字 一 色(他役满8000点),yf点了cxy一个役满:国 士 无 双。(真·役满版色可司机)

20:30左右,众人离开汇佳并前往来到争鲜回转寿司进行一个晚饭的吃。

与此同时,18:20左右哈酱从家出发前往苏州站并乘坐定刻19:52(晚点2分)的D951次列车并于20:35走出上海站西南出口。并在询问桌游侧得到准备吃饭和位于人广的情报后只花了11分钟就到达了人民广场站。此时纸皮表示他们要吃饱了。哈酱突然想起自己是吃过晚饭再出门的,于是毅然违反酱油在沪时不打机的规定前往风云再起进行一个maimai的打,并在途中奶茶店买饮料的时候(20:56)收到纸皮消息说吃完了。进退两难的哈酱还是去打了一把,然后回到人广15出口与众人会合。与此同时在众人前往人广15出口时,又经过了台北吴记老锅底麻辣火锅。

会合之后众人乘地铁打道回府,地铁通道中有数张广告上面写着8scene(再次⑧)。抵达民宿后,众人开始游玩马里奥聚会。双六参与者哈酱、虹原、酱油、cxy。胜出者虹原。后来又开了一把手冲划船【录像待补全】

21:40左右母鸡在群里表示他降落了,之后表示乘上了2号线末班车(无法换乘9号线或8号线到陆家浜路,哈酱提议到人民广场再打的)。然后母鸡被司机鸽了。哈酱、amane、养乐多和yf出门迎接母鸡,在一番折腾过后,四人在24:01成功接到了母鸡并在兰州陈记牛肉面店吃了夜宵,在罗森买了饮料和零食。留下看家的酱油和虹原在试图不续关通关全明星版SMB1并最终分别死在了8-4(比第五届进步两关)和8-3。虹原再次试图纪念mjyn,并在做好准备后发现这群人又完全没有上来的意思,等了大半个小时后闹肚子去了厕所,结果刚进去mjyn就回来了。

回到民宿后众人开始游玩SMB3,但奇怪的是每次都收集不到三个一样的卡(S/L大法启动)。cxy由于没玩过只能全程围观,手残的哈酱也选择围观,而虹原则 又 开 始 干 活。cxy和虹原因精神恍惚于26点左右zzZ[3],其余馆员在一番轮换和倒带过后于27:14成功通关。通关后众人便各自洗漱睡了。由于这天人超载,哈酱和母鸡在客厅铺了个地铺,而养乐多则在外面的酒店开好了房间,未和众人一起住。

10月6日

约9:20,哈酱苏醒,但直到10:15仍没有其他人苏醒,于是哈酱毅然违反酱油在沪时不打机的规定先行前往人广与特邀嘉宾2(北宅)游玩maimai。约10:30,众人陆续起床并开始打音游(?)。11:30,民宿的众人基本都起床了,期间养乐多从酒店赶往民宿会合,母鸡仍在昏睡(母鸡死机了)。

12:00,众人就午餐地点展开讨论,哈酱提议平,后改新白鹿浙江菜,得到众人认可。约12:30,母鸡进入厕所,直到12:50仍未出来(母鸡又死机了)。哈酱取号后感觉不妙,新白鹿仅3个大桌且目前等待5桌,担心等待时间过长,遂提议去飞象西餐厅(俄罗斯菜馆)并得到同意,与此同时通知特邀嘉宾3(人造人)前往飞象。

由于新白鹿就位于人广,而俄罗斯菜馆也需要在人广换乘1号线,于是13:00,众人搭乘地铁前往人广,刚入站没多久,哈酱表示新白鹿排队仅剩3桌,于是又转变方案等待新白鹿。哈酱紧急通知人造人但没有得到及时回复,过了一会儿人造人说他到飞象了,纪念人造人。一行人上了地铁后才发现虹原美丽,后得知虹原被陆家浜路自动售货机卖的全是气的可乐洒了一手,且在站内未发现洗手间,后坐了一站在老西门站把手洗了。

按照哈酱的提议众人在人广14出口集合。与此同时(约13:30)排号又前进了一位,哈酱扔下众人先行返回新白鹿确保桌子,大部队抵达新白鹿时刚好已经排到了(再次纪念人造人)。11人挤大桌,印度新白鹿。众人点了一份⑧⑧⑧元的套餐,母鸡发现没有主食,遂又点了一份凉面一份烧麦,mmw也加了一份烧麦。⑧⑧⑧套餐的毛血旺没有了,店员给换成了酸菜鱼,并被最不能吃辣的虹原钦点这个酸菜鱼不辣。套餐中还有一份菠萝牛柳,一开始有馆员将菠萝误认为年糕,但进食后发现口感不对。原以为菠萝是抢手物,但转了一圈肉没了,菠萝剩下了(而mmw似乎对菠萝比较满意)。临近尾声时凉面、干锅花菜和脆皮童子鸡姗姗来迟,众人表示吃得差不多了,童子鸡差点剩下,凉面则无人敢接手,最后一人一筷子分掉了。此时养乐多突然被公司 叫 去 干 活,在边上的另一张桌子上就地 开 始 加 班,纪念养乐多。

饭毕约15:00下扶梯到3楼时没有下行扶梯了,当时边上正好有洗手间,于是母鸡和虹原相继死机(母鸡又双死机了)。与此同时特邀嘉宾yf邻居退场。众人等母鸡和虹原时试图调戏电梯口的人工智障机器人。酱油对人工智障喊出yf,在机器人的推荐店家中排在第一的却是阿玛尼。随后众人到第一百货对面的星巴克与人造人碰头并前往manner购买咖啡,考虑到酱油16:30就要美丽,哈酱提议在真·人民广场拍摄合照,但因为养乐多再次突然被叫 去 干 活,只好就近在咖啡店门口找了个地合影留念(感谢北宅帮养乐多占座,人造人拍摄)。

随后众人步行前往香港名店街里的一家中古店(此时养乐多 还 在 干 活。纪念养乐多)并购买了一些周边,16:20左右酱油前往机场,本次色可司机出现第一位离队者。余人逛完后坐在地铁口附近(对面是间公共厕所)稍事休息。原本打算在此等到养乐多完事,结果开来一辆运粪车,只好跑路。

此时大约17:00左右,众人告知养乐多在外文书店会合,并步行前往外文书店。到达后哈酱纠结了半天要不要买点书和A店的周边最后还是算了。养乐多购买PCR盲盒徽章许愿xcw并成功一发抽到(镜华),纸皮购买pcr盲盒也同样抽到了xcw(露娜)。

18:00众人离开外文书店,乘坐地铁1号线前往上海马戏城站的飞象西餐厅,并于18:50在路上发现一家驴肉馆。到达后发现西餐厅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里,且要等待半小时,于是众人在酒店大堂稍事等待(印度沙发),哈酱开始现场写色可司机活动记录。cxy则在等待期间表示要赶不上火车先回去了,纪念cxy。

19:40左右众人终于入座,在哈酱提议下众人点了红菜汤、黑面包、罐焖牛肉、芝士炖牛舌、烤羊排、奶油炖口蘑等菜品,总价1095元。【记不清了……】结果菜都快上齐了,格瓦斯还没有上,最后在找服务员催促后才上(后来又加了一扎)。此外amane点的甜品壳切,只能退单。此时虹原的感冒开始严重,一直在借纸擦鼻涕和跑厕所洗手中循环,并在入座后把桌上的餐巾纸全用掉了,吃完后终于受不了了,在询问众人能否等到送达后,在美团外卖上下单了感冒药。

吃完后哈酱、mjyn、amane表示肉(上一届也曾登场)喊他们吃饭于是离队前往二次会(期间母鸡再次死机),其他人回民宿,回程路上众人表示要去驴肉店看看有没有驴肉火烧,结果打烊了,纪念。下地铁后感觉没吃饱的众人前往民宿附近一直不开门的那家罗森购买了水和零食。

回到民宿之后,众人开始了马里奥3D世界4人游戏,场面一度十分混乱,虹原表示这游戏多人不是人玩的。24:00左右另外三人回来后众人又打开了furry狂怒世界,虹原则 又 双 开 始 干 活,纪念。

10月7日

约9:30虹原苏醒并 又 双 叒 开 始 干 活,但截至10:45其他人才陆续起床,按照12点退房的节奏开始收拾东西(母鸡又死鸡了),11:15左右母鸡起床,但是众人却没见到母鸡,寻找后发现在厕所(又双死鸡了)。

然后众人拎着大包小包步行前往拉面满吉排队,到地方后哈酱决定和母鸡先去7~9日的酒店放行李,剩下5个人排队先吃。虹原询问后得知新酒店为双人房住3个人,没有他的地方,纪念虹原。[4]

于是哈酱和母鸡骑着自行车前往了全季酒店肇嘉浜路店办理入住,结果榻榻米房没有了,给换成了大床房(amane睡 窗 台[5])。哈酱把脏衣服扔进了洗衣机(但忘记加洗衣液了)。稍事休息后便准备返回满吉。

amane点餐时加了一份米饭,被虹原钦点为“你真是个日本人”。众人吃完后哈酱和mjyn还没回来,在群里询问后发现他们刚到门口。由于虹原表示不想打音游,最后决定由amane陪同虹原去百米香榭商业街闲逛,yf和纸片前往烈火。养乐多则直接前往上海虹桥站乘坐高铁离开,本届色可司机会议论坛开始收束。哈酱和mjyn则单独吃完后前往烈火。

出门后开始下雨,部分馆员表示没有带伞。到达烈火后,哈酱帮纸片抓了个咚酱,抓了3个滴蜡熊并塞给纸片一个。另外哈酱打机状态超差。yf于14:40左右表示困了回家休息。

虹原和amane乘坐的网约车表示开不到百米香榭门口,二人只好冒雨走过去,并莫名其妙绕了一个圈子。二人随便逛了一些中古店后,于14:25左右在福州路广西北路的一家特别二刺螈的罗森(地图上没有,应该是新开的[6])稍事休息,amane询问酒店能否塞下虹原后再次得到否定的回复。14:55左右amane和虹原分开前往烈火与众人会合。虹原在罗森休息到15:05左右,并表示自己run了。(但后来没有run,并因为第二天晚上有事,在 一 号 线 坐 到 底 闵行区订了酒店,然后就开启了倒霉模式。[7]

18:35左右众人开始物色晚饭吃什么,哈酱突然想到平常排队一万人但长假最后一天应该没人排队的东盛自助烤肉。于是众人决定先在南京西路集合(此时虹原正在前往酒店的路上,纪念虹原)后前往。都在线上开始排号了,突然发现去的话纸皮赶不上火车,而且国庆期间16:00起南京东路站封站,于是众人只好就近在吴江路的南翔馒头店点了四笼鲜肉小笼(8个*4,26元*4)、蟹粉豆腐(45元)、大馄饨(22元,mjyn)、虾仁小馄饨(18元,哈酱)、蟹粉捞饭(48元,纸片)、辣肉拌面(29元,amane),怎么这么眼熟。此时终于到达旅店的虹原提议:明天南京东路不封站,建议明天中午吃,同时谴责自己不在场时蟹粉捞饭降价,余人表示同意(其实只有母鸡阿玛尼哈酱三人了)。19:15左右,线上排号疯狂振动不停,哈酱只好重启手机(恶劣大○点评)。

吃完南翔小笼后哈酱妄图继续复刻前往人广买星巴克和卡乐星,但是想想去人广干啥呢这次民宿又不在火车站那。于是八点多众人来到1楼的鲜芋仙,amane和哈酱买了芋圆甜品,纸皮买了饮料后前往虹桥火车站返回杭州。母鸡原本不想买甜品但最后还是买了一杯奶茶,之后又死机了。

吃完鲜芋仙的三人又返回烈火,哈酱表示想打太鼓达人并拉着母鸡一起打,结果母鸡打的那边鼓接触不良,纪念。期间还碰见常驻上海的某北京音游玩家。

24:00左右三人回到酒店,哈酱打开房间里的巨大电视并投屏播放彩虹社综艺节目(ヤシロ&ササキのレバーガチャダイパン的某一期),由于玩的是任天堂游戏,母鸡对节目很感兴趣(后来母鸡又用投屏播放音击主线剧情)。与此同时amane正在远程提交论文。26:30左右哈酱和母鸡去洗衣服并烘干,然后又去罗森买夜宵。后来不知道干了啥总之超过27:00才睡。

10月8日

当事西瓜汁

8:50虹原睡醒,并在群里询问中午有没有饭,有的话提前一个小时喊他(因为住得比较远),在10:20左右收到哈酱回复:有,等我们睡醒,你是在梦游吗。虹原表示他22个小时没吃东西了。

11:00左右amane醒了,11:40哈酱醒了,并表示母鸡又死鸡了。12:00虹原睡回笼觉睡醒,并在12:15表示自己离得远先去南京东路了。另外三人在12:50打车前往南京东路,于13:20到达南京东路的东盛自助烤肉,发现虹原美丽。

实际情况是虹原看母鸡迟迟没有动静(其实母鸡12:20已经醒了并在群里发言了,只是虹原没看到),以为母鸡还在死机,给手机充了半个小时电,12:45才出门。在得知自助餐14:30闭餐后,虹原表示“你们先吃”,并在人民广场站跑了个400米,13:50才到,纪念。

结果到了14:30发现只是停止接客,并不收餐,虹原表示自己白跑了。mjyn拿了两片三文鱼烤熟了吃,复刻第五届(只不过第五届是涮的)。哈酱自创了奇怪的饮料:西瓜盖西瓜汁(亲 子 丼)。

随后四人乘地铁2号线至南京西路,出站换乘12号线,前往位于【数据删除】的某私人音游窝进行一个音游的打。哈酱表示自己的充电宝忘在烈火,在南京西路出站前往烈火拿取,并成功换乘12号线(出站后半小时内再进站即可)。到地方后mjyn按下门铃,结果响起:门铃被拆除,已向主人报警(虹原:打机不要钱的来了,已向主人报警)。哈酱随后前来并表示想打pop'n,本来在围观的母鸡见哈酱进门了,立刻把pop'n霸占了,哈酱表示强烈谴责。游玩期间虹原尝试玩pop'n并被amane称赞水平了得。

约17:20虹原表示晚上有事先溜了,并于22:30在群里晒出晚饭:驴肉火烧。骗大烧

其余三人则一直游玩各种BEMANI音游和窝内其他游乐设施直到22:30左右(哈酱:七点钟了……要不要去吃晚饭,aname你饿不饿,不饿,我也不饿那继续打吧。怎么十点了)并成功等到特邀嘉宾4(绿茶)到达。由于当时下雨(其实差不多停了),母鸡叫了辆车回酒店,下了车哈酱才发出疑问:起终点都在12号线车站边上为什么要打车,母鸡表示自己打车打傻了。

回到酒店附近,24:00左右四人进了路边的一家门口放着写着“夜宵:炒饭、炒面、炒河粉”的烧烤龙虾店,入座之后店员拿来菜单发现其实什么都有,就是综合型饭店(哈酱:但是没有炒饭)。最后四人点了一条烤鱼附加若干配菜、一份地三鲜、一份绿茶要求店家能多辣就多辣的小炒肉,以及买六送一的生蚝。其中,小炒肉上了之后,四人都觉得只看卖相都觉得完全不辣。由于一开始反对烤鱼加辣被绿茶认知为不能吃辣的哈酱吃了一筷子之后也表示完全不辣,这店家对辣的理解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饭毕四人在罗森买了些饮料后(绿茶强烈谴责罗森没有可尔必思)又回到全季休息,一打开房间门发现由于前一晚挂的请勿打扰牌子忘记拆除,房间没有遭到(?)清洁工的打扫。于是amane只好向前台请求浴巾并被前台询问身份证号,无法对证的amane只好做了访客登记(与此同时哈酱在房间里接到电话:请问是何先生吗,这边鲁先生需要一张房卡可以给他吗?)后来回到房间的amane表示其实这个“标称”2人的房间是可以登记不止2个人的。

绿茶稍事休息后离开。24:30左右哈酱前往洗衣房发现2台洗衣机都在工作中。25:30左右再次前往洗衣房并成功洗衣。之后又前往洗衣房转烘干并于26:35在罗森购物。期间哈酱又在播放彩虹社综艺。大约27:00三人睡觉。

10月9日

9:30左右,群里开始结算前几天的开销。cxy计算后发现一次色可司机的开销为1131元。

全季这边,amane在10:30左右先行起床前往机场。哈酱在11:30起床并成功唤醒死机的母鸡(掀被子),按照12:00退房的节奏收拾东西(前一晚前台打电话询问是否续住,母鸡咨询了退房时间,得到答复“12:00过后需要再行确认是否要加收房费”(?))。期间母鸡提到想再吃一次鲜肉月饼,以及(可以的话)想买土特产,哈酱表示你带支全季的牙刷回去吧,母鸡随即将牙刷放入行李。12:02左右成功退房,因为母鸡是在第三方平台订的酒店,前台staff赠送了两小盒全季自家品牌的茶叶并请求【数据删除】(哈酱:特产有了)。由于行李变多放不下,母鸡把一部分衣服交给前台并叫了快递来取走。与此同时绿茶前来会合,哈酱塞给绿茶一个迪拉熊。

11:45虹原再次询问有没有饭,结果大家都表示可以吃但不知道吃啥,哈酱想起人造人推荐的匠魂拉面,虹原表示怎么又是拉面[8][9],yf随意接了一句“吃 大食堂 怎么样?”(见第七届),虹原又接了一句“养乐多的纳豆”(见青春版2),于是哈酱终于想起了还有个定番天钥桥食堂没去,遂达成一致前往天钥桥。虹原:计画通 加 密 通 话

在体育场站的全家,绿茶成功买到了可尔必思。虹原到达体育场站时,不知道该从几号口出,在群里询问后随便走了一个方向,拿出百度地图一看自己正在走向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与此同时群里发了句“直达”(体育场站4号口直通),纪念虹原(?)终于找到路后发现哈酱和母鸡已经到了,结果虹原点完菜后发现母鸡美丽,哈酱表示母鸡又死鸡了。

虹原点了一份豚骨拉面,并在食用后直呼踩雷,表示还远没有食其家的好吃,联想到自己N年前点了牛丼后做出了相同评价,于是询问这的主食有能吃的吗?哈酱表示:白米饭。虹原表示我竟无言以对。

饭毕发现下午也没有安排,虹原提议去DAM-K,打电话询问后得知16:00~19:00才有空房间[10],但是母鸡表示17:00就得出发去机场,于是美丽。虹原试图叫其他的上海人陪他去也美丽。纪念虹原。(虹原:要不是一个人收两个人的钱我就一个人去了)(后来母鸡发现18:00去机场也来得及)

虹原在饮用冰饮后表示自己也要死鸡,但憋住了。饭毕哈酱和母鸡决定去淮海路,绿茶和另一位音游人离开。虹原独自一人在附近闲逛,由于KTV时间还早,且叫的人暂未回应,本着没事找事的想法于14:00跑去拍摄了宛平南路600号的金字牌匾,拍完后突然憋不住了,找了40分钟公共厕所,自作自受。出来后发现公厕对面就是自家淘宝店仓库,同时开始下雨,由于没带伞,决定进去躲雨,并在KTV计划彻底泡汤后陪另一位staff 一 起 沉 迷 干 活 到20:00,导致回到南京后的地铁美丽,不得不斥巨资51元打车。(其实就算去了KTV也要19:00出来,要当天回南京也够呛)

与此同时,哈酱和母鸡乘地铁到达陕西南路站并准备购买鲜肉月饼。途中路过淮海755的MUJI,母鸡表示要逛一逛,哈酱表示这家MUJI的餐厅里有很好吃的苹果冰激凌,于是两人在14:51成功吃到了冰激凌。期间哈酱想起了之前在某公众号看到的真·甜品店推荐,查看之后发现来不及去了,遂作罢。吃完冰激凌后母鸡又死机了。15:30左右两人来到光明邨大酒家并进行一个月饼的排,排队期间突然下起了大雨,哈酱急忙撑开两天前在烈火捡到的纸片的伞。15分钟后两人成功买到月饼并当场吃掉了。原本哈酱打算带母鸡去推荐的独立咖啡店,但考虑到两人身上的行李有点多,询问母鸡后转而去往星巴克思南公馆店(别墅改建的店铺,座位很多)并发现店里一万个人,转了一圈后在3楼找到了狭小的座位。取到饮料后哈酱发现2楼的沙发空了,于是两人又转移到2楼沙发休息。

喝完咖啡又坐了一会儿之后母鸡表示虽然中饭吃得晚,但回家路途时间长,还是把饭吃了再走,并强烈表示想吃当地面条。于是两人骑着自行车去了地铁站另一侧的冯爸面馆,到了之后发现店里赫然挂着连续三年的大○点评牌子,牛逼。母鸡点了这家店的招牌:干贝辣肉拌面,哈酱则因为这几天吃得太好以及肚子不太饿点了雪笋肉丝拌面。17:30左右,两人前往地铁站,在陪哈酱去徐家汇站绕了一圈[11]后在交通大学换乘10号线前往虹桥火车站,本届色可司机正式宣告结束。(上一届是不是也是母鸡和哈酱玩到最后……)

插曲

虽然cxy在使用NFC后,没有下载恶劣APP,但地铁入闸出闸口过于傻贲,导致有时需要尝试多次才能成功进出站。

此外,10月6日,纸皮在陆家浜路进站时被恶劣闸机卡住(所以为什么不带舰B公交卡),由养乐多帮刷方能进站。但在出站时,纸皮又直接出站了,蜜汁炸鸡。

但是使用了恶劣app(没前几年那么恶劣了)的虹原却特别稳。

OneNote表格上的吃啥干啥(虽然没几个人写),哈酱提议中古店和甜品店、虹原提议烤肉和KTV,前三者都去了,唯独没去成KTV,纪念虹原。

day1到达民宿时,虹原脱鞋后全员都闻到了一股恶臭,并被强制要求洗脚。本来以为连虹原的香港脚都要复刻上届色可司机,好在虹原早有准备及时采取了措施,day2开始就不臭了。

关于amane的耳塞:大约10/6,amane问hsk哪有耳塞卖(表示自己有噪音就睡不着),hsk也没有头绪,但表示可以去名○优品碰碰运气。10/7吃完甜品后前往附近的店铺并未购得。但当晚在全季酒店前台领取了耳塞。

Epilogue

10月9日24:10左右,到家的虹原做的第一件事:为了防止下次再带错,把恶劣充电宝连同4日下火车后斥巨资40元购买的A口数据线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本届色可司机产生的梗

孜然羊肉披萨,大盘鸡披萨,孜然羊肉寿司,大盘鸡寿司,烤三文鱼刺身,西瓜盖西瓜汁亲子丼(9馆餐厅重新开业?)

母鸡和虹原相继死鸡(“死鸡”继一睡不醒后增添新含义:特拉)

永远不开门的罗森店(虽然后来开门了)

色可司机唯一指定桌游吧

劳模虹原 真劳模养乐多(养乐多:不是劳模,是工贼)

参照

  1. 所以为什么要在桌游店花98元/人的钱搓自带的麻将
  2. 代购一个小时前询问他购买列表,他一个小时后才看见,好在人还没走,没出事
  3. 虹原:要不是犯困我就去玩了,干什么活
  4. 刚开始商讨活动计划的时候只看到母鸡和阿玛尼说要待到9号,然后就按3人来确定酒店了(不然还是民宿比较好)这边是我没考虑周全——哈酱
  5. 注:这家全季最便宜的房是榻榻米房,但却有一张双人床,似乎只是地面是榻榻米。而大床房则有一个完全平坦的窗台。
  6. 开了有几个月了——哈酱
  7. 从amane走后一直倒霉到第二天起床,与色可司机无关就不多说了
  8. 其实是不好意思直接否决,拉面哪都能吃到,还是想吃点平时吃不到的
  9. 哈酱:我当时其实也在意连着吃拉面这事但一下子没想起来别的
  10. DAM-K是以3小时为一个时段的,16:00才有空房说明当前时段已经满了——哈酱
  11. 陕西南路站往11号线北面去的最短路线是10号线交通大学转11号线,但哈酱想要确保座位从徐家汇站上车,于是乘1号线换乘11号线。结果当天工作日下班客流特别大徐家汇上车也没座位,在目送母鸡走之后又往回乘到徐家汇的上一站上海游泳馆并成功坐到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