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可司机会议论坛/第七届」修訂間的差異

出自 色可司机百科论坛
前往: 導覽搜尋
行 24: 行 24:
  
 
 (中间我不在期间的事情你们补充吧)
 
 (中间我不在期间的事情你们补充吧)
 
+
约21:30养乐多与纸皮在人民广场地铁站碰头,由于纸皮饿得不行于是决定在人广恰了再去民宿碰头。
 
 约22:30虹原到达,并表示自己又被恶劣闸机卡了且在候车室被旅途易购的售货机坑了5元钱。
 
 约22:30虹原到达,并表示自己又被恶劣闸机卡了且在候车室被旅途易购的售货机坑了5元钱。
  
行 52: 行 52:
  
 
 【去打maimai的详情请其他知情馆员补充,此外由于记录员虹原此时正在睡觉,14:00~16:00期间也请知情馆员补充】
 
 【去打maimai的详情请其他知情馆员补充,此外由于记录员虹原此时正在睡觉,14:00~16:00期间也请知情馆员补充】
 +
14:00母鸡、纸皮、管、养乐多四人打的前往人民广场风云再起开始游玩maimai
  
 
16:00左右酱油表示有没有人打日麻,然后和虹原、mmw打三麻,yf在大厅使用投影玩马银。虹原提出用Excel表格计分,但由于表格和座位不对应导致后期记错,然后手机莫名其妙重启分数美丽,纪念。然后虹原表示不打了,换yf上去打麻将,改用扑克牌计分,并在打完麻将后用手上的扑克牌打了一把斗地主。
 
16:00左右酱油表示有没有人打日麻,然后和虹原、mmw打三麻,yf在大厅使用投影玩马银。虹原提出用Excel表格计分,但由于表格和座位不对应导致后期记错,然后手机莫名其妙重启分数美丽,纪念。然后虹原表示不打了,换yf上去打麻将,改用扑克牌计分,并在打完麻将后用手上的扑克牌打了一把斗地主。
 +
 +
18:00左右出门打maimai四人组打累了于是开始物色晚饭吃什么,大家一致决定询问真上海人(哈酱)来推荐餐馆。在哈酱推荐的几家餐馆中选择了老街小食作为就餐地点。老街小食的里脊肉串6元一串且巨大,于是众人开始感叹前一晚吃的6元羊肉串过于昂贵。吃完后众人原本决定打车回民宿,却发现单行道小路不方便打车,于是便决定走到大路上去。途中发现似乎离民宿不是特别远,于是决定步行回去。众人通过西藏路桥经过苏州河,并在苏州河上用手机拍摄满月来比试手机性能。
  
 
19:15左右虹原表示有事出去一趟(此时另外三人还在打麻将),并询问yf关于垃圾分类的注意事项,然后看见电梯门口贴着告示垃圾投放时间19:30开始,然后又把垃圾拎回去了,然后进了电梯发现里面写的是19:00,下楼发现垃圾间已经开了,纪念虹原
 
19:15左右虹原表示有事出去一趟(此时另外三人还在打麻将),并询问yf关于垃圾分类的注意事项,然后看见电梯门口贴着告示垃圾投放时间19:30开始,然后又把垃圾拎回去了,然后进了电梯发现里面写的是19:00,下楼发现垃圾间已经开了,纪念虹原
行 114: 行 117:
 
==10月4日==
 
==10月4日==
  
 (hsk视点)昏睡到十点多起床,纸片前来报告,表示忘记了该民宿10月5日晚不可用的情况,于是众人开始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并打车前往上海大学附近的新民宿。
+
 (hsk视点)昏睡到十点多起床,纸片前来报告,表示忘记了该民宿10月5日晚不可用的情况,于是众人开始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并打车前往上海大学附近的新民宿 。期间母鸡表示自己的surface充电线失踪了,yf朋友的钥匙失踪了,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新民宿是三层连体别墅,1F有前台、餐桌、卧室、麻将房、洗手间、厨房和露天烧烤架;2F有卧室*2、洗手间*2(其中一个为海景间);3F是一个巨大卧室(层高很高)和一间灯坏了的洗手间。所有洗手间都有淋浴头,3F洗手间有浴缸,但无任何电视机,3F有一台延迟超大的投影。
 
 新民宿是三层连体别墅,1F有前台、餐桌、卧室、麻将房、洗手间、厨房和露天烧烤架;2F有卧室*2、洗手间*2(其中一个为海景间);3F是一个巨大卧室(层高很高)和一间灯坏了的洗手间。所有洗手间都有淋浴头,3F洗手间有浴缸,但无任何电视机,3F有一台延迟超大的投影。
行 132: 行 135:
 
 到了来福士发现完全没有能坐的地方,母鸡表示肉姐姐(熊窝staff之一,来吃个晚饭)快到人广了。于是众人在来福士碰头,讨论之后决定去中福城的汇佳桌游馆(有麻将桌)看看。在逛了同层的JUNGLE(以特摄、女性向、模型为主的中古店)之后于16:30抵达汇佳,还有空位和空桌,但是收费为98元每人'''不限时'''并附带无限饮料零食,和店内staff交涉后同意在只玩到19:00的情况下按照58元/人的价格收费。(哈酱:来这么多次不知道桌游馆具体情况,以前白来了)
 
 到了来福士发现完全没有能坐的地方,母鸡表示肉姐姐(熊窝staff之一,来吃个晚饭)快到人广了。于是众人在来福士碰头,讨论之后决定去中福城的汇佳桌游馆(有麻将桌)看看。在逛了同层的JUNGLE(以特摄、女性向、模型为主的中古店)之后于16:30抵达汇佳,还有空位和空桌,但是收费为98元每人'''不限时'''并附带无限饮料零食,和店内staff交涉后同意在只玩到19:00的情况下按照58元/人的价格收费。(哈酱:来这么多次不知道桌游馆具体情况,以前白来了)
  
 由于麻将桌只剩一张,酱油、amane、纸皮、哈酱抢占了麻将位,余人开始游玩各种桌游,在玩了肉姐姐推荐的矮人金矿和staff推荐的人(傻)气(屌)桌游之后众人开始了uno<s>,过程激动人心</s>。
+
 由于麻将桌只剩一张,酱油、amane、纸皮、哈酱抢占了麻将位,余人开始游玩各种桌游,在玩了肉姐姐推荐的矮人金矿和staff推荐的人(傻)气(屌) 性暗示 桌游之后众人开始了uno<s>,过程激动人心</s>。
  
 
 麻将侧由于无点棒,在哈酱的提议下开打只记和了点数不计残点(使用手机备忘录)的全庄战,并在19:00时打完了北3局。
 
 麻将侧由于无点棒,在哈酱的提议下开打只记和了点数不计残点(使用手机备忘录)的全庄战,并在19:00时打完了北3局。
行 138: 行 141:
 
 然而此时还未决定晚饭吃什么,由于中福城对面就有一家平成屋,决定先问问。staff表示十个人稍微等一会儿就有空桌了,于是在约十分钟后众人上了平成屋二楼,结果发现“十人桌”其实本来只能坐八个人,印度平成屋。
 
 然而此时还未决定晚饭吃什么,由于中福城对面就有一家平成屋,决定先问问。staff表示十个人稍微等一会儿就有空桌了,于是在约十分钟后众人上了平成屋二楼,结果发现“十人桌”其实本来只能坐八个人,印度平成屋。
  
 吃饱喝足扯淡完之后又不知道干什么了,此时约20:30,哈酱觉得这时回去太早,问还有人出勤吗,得到了全员否定的回答,只好改口问有没有人随便逛街,均表示可以,但还是在前往南京东路的途中遭到了雨点袭击,计划只好改成回民宿。在前往地铁站的路上路过了M&M's专卖店,众人便进去随便看了看,期间养乐多被 公司 叫去电话会议,惨
+
 吃饱喝足扯淡完之后又不知道干什么了,此时约20:30,哈酱觉得这时回去太早,问还有人出勤吗,得到了全员否定的回答,只好改口问有没有人随便逛街,均表示可以,但还是在前往南京东路的途中遭到了雨点袭击,计划只好改成回民宿。在前往地铁站的路上路过了M&M's专卖店,众人便进去随便看了看,期间养乐多被叫去电话会议,惨
  
 
 然而哈酱还不死心,最终拉上母鸡前往风云再起消耗剩余的15币。两人合打了一把山寨SIFAC(音乐学院),母鸡看哈酱打了一把WACCA,然后哈酱在柜台又买了1个币,3币*2打了一把马里奥赛车DX,结果发现这游戏不仅只能roll三个道具而且只能开一张图,还只有两圈,恶劣游戏。离开风云后两人乘坐2号线准备在静安寺换乘7号线,结果坐过站了,还好没错过末班车。
 
 然而哈酱还不死心,最终拉上母鸡前往风云再起消耗剩余的15币。两人合打了一把山寨SIFAC(音乐学院),母鸡看哈酱打了一把WACCA,然后哈酱在柜台又买了1个币,3币*2打了一把马里奥赛车DX,结果发现这游戏不仅只能roll三个道具而且只能开一张图,还只有两圈,恶劣游戏。离开风云后两人乘坐2号线准备在静安寺换乘7号线,结果坐过站了,还好没错过末班车。
行 146: 行 149:
 
24:22左右,hsk发现屋子里有几个没有插电源的天猫精灵,遂插电并喊了一声“播放新宝岛”,众人纷纷笑趴。之后Are you OK和Lost Princess也成功播放,虹原、mjyn、纸片和酱油也对调戏天猫精灵乐此不疲。在无数次播放失败和几次播放成功之后终于在25:02,母鸡受不了了,“你们能不能弄点好点的娱乐活动”,遂作罢,留下yf继续用手机控制天猫精灵放歌。
 
24:22左右,hsk发现屋子里有几个没有插电源的天猫精灵,遂插电并喊了一声“播放新宝岛”,众人纷纷笑趴。之后Are you OK和Lost Princess也成功播放,虹原、mjyn、纸片和酱油也对调戏天猫精灵乐此不疲。在无数次播放失败和几次播放成功之后终于在25:02,母鸡受不了了,“你们能不能弄点好点的娱乐活动”,遂作罢,留下yf继续用手机控制天猫精灵放歌。
  
 大约25:30,amane准备就绪,和母鸡、哈酱、酱油又开启了一盘四麻,yf围观母鸡(开挂)。大约打了两个小时,上楼合流发现养乐多等人在看来自深渊剧场版而且快结束了。看完动画后又不知道干了点啥总之超过28:00才睡觉。
+
 大约25:30,amane准备就绪,和母鸡、哈酱、酱油又开启了一盘四麻,yf围观母鸡(开挂)。大约打了两个小时,上楼合流发现养乐多等人在看来自深渊剧场版<s>违法动漫</s> 而且快结束了。看完动画后又不知道干了点啥总之超过28:00才睡觉。
  
 
 初稿:[[User:Hsk|Hsk]]([[User talk:Hsk|讨论]]) 2020年10月5日 (一) 23:33 (CST)
 
 初稿:[[User:Hsk|Hsk]]([[User talk:Hsk|讨论]]) 2020年10月5日 (一) 23:33 (CST)
行 153: 行 156:
  
 
[[File:凯鹤露.jpg|缩略图|右]]
 
[[File:凯鹤露.jpg|缩略图|右]]
10点左右众人陆续起床,按照12:00离开民宿的节奏收拾行李,期间众人又开始玩天猫精灵。哈酱找了半天发现有条内裤不见了,amane和纸片表示在离开昆泰大厦时发现有一条无人认领的内裤喊了半天不知道是谁的,而那时哈酱已经在第一批打车前往锦秋花园的路上了,纪念哈酱的内裤。
+
10点左右众人陆续起床,按照12:00离开民宿的节奏收拾行李,期间众人又开始玩天猫精灵。哈酱找了半天发现有条内裤不见了,amane和纸片表示在离开昆泰大厦时发现有一条无人认领的内裤喊了半天不知道是谁的,而那时哈酱已经在第一批打车前往锦秋花园的路上了,纪念哈酱的内裤。 同时酱油与八号球合影说要给家里人看,并要求拍照拍好看点(酱油与八号球.jpg)
  
 
 大约11点半,听说这天没有任何安排的虹原率先离开民宿独自前往火车站,本届色可司机会议论坛开始收束。12点左右,按照与同一天同样原则——先就近吃完饭再出门——的众人在哈酱提议下前往小区门口的麦当劳用午餐,一行7个人有4个点了新品月亮堡,结果事实证明不太行。哈酱表示要当场写色可司机活动记录,但在拍摄纸片和凯露立牌合照后电脑被管占用当场换头而未能得逞(后来管又重制了一遍)。
 
 大约11点半,听说这天没有任何安排的虹原率先离开民宿独自前往火车站,本届色可司机会议论坛开始收束。12点左右,按照与同一天同样原则——先就近吃完饭再出门——的众人在哈酱提议下前往小区门口的麦当劳用午餐,一行7个人有4个点了新品月亮堡,结果事实证明不太行。哈酱表示要当场写色可司机活动记录,但在拍摄纸片和凯露立牌合照后电脑被管占用当场换头而未能得逞(后来管又重制了一遍)。

於 2020年10月7日 (三) 03:23 的修訂

返回色可司机会议论坛

注意:本文用到了30小時制時間以便將過零點的事件收錄在同一天內。

第七屆色可司機會議論壇於2020年9月30日~10月5日於上海舉行。

參加者

全程:醬油、紙片、虹原、mjyn、yf、amane、養樂多、古安

10/2~:哈醬

事前準備

Prologue

9月26日晚,mmw率先到達上海。9月27日(周日,調休日,但哈醬不調休),mmw和哈醬在熊窩碰頭並打了音游。

9月30日

9月30日下午2點,mmw率先到達民宿,並找了半天密碼鎖輸入密碼的地方在哪,此後在大家都沒到的情況下占用房間講課。下午4點左右yf前來,並表示一個人在房間裡待着過於無聊。虹原腦子抽風翻出了18年色可司機的記錄,當時他也表示一個人在房間裡待着過於無聊,然後說要趁房間裡沒人0721。 母雞表示:能不能在民宿找個空房間,他要0721【占位符:QQ截圖】

(中間我不在期間的事情你們補充吧) 約21:30養樂多與紙皮在人民廣場地鐵站碰頭,由於紙皮餓得不行於是決定在人廣恰了再去民宿碰頭。 約22:30虹原到達,並表示自己又被惡劣閘機卡了且在候車室被旅途易購的售貨機坑了5元錢。

此後眾人考察房間並調試投影,眾人發現客廳里有一個投影,臥室里有一個投影、一個小電視、一個大電視,但是大廳的投影過於模糊沒法用,臥室里的投影是歪的,調整許久也調不過來,更沒法用,於是擠到了大電視的房間,並打開了《新超級路易吉U》。

期間眾人在2-小城堡和2-大城堡掛慘,虹原表示這遊戲多人不是人玩的,隨即他坑隊友的英勇表現被錄屏並發到酒館,紀念虹原【占位符:虹原謀殺館長.mp4】

玩到第三世界並在3-1再次掛慘後眾人表示累了,此時大約24:00,不知道誰提議下樓買水順便迎接剛到的母雞和古安,眾人同意,並留下mmw、虹原、醬油看家。mmw在房間內糾結了一陣要不要下樓後也出門了。虹原原本以為他們接完母雞就會上樓,遂打開PowerPoint,輸入「紀念:Mjyn」,調整字色為白色粗體背景為黑色,並點擊幻燈片放映,在門口舉了一會電腦後發現不對勁,這幫人完全沒有上來的意思,遂跟mmw一起下樓了,留下醬油看家,出門前看見醬油居然在osu!

眾人與mjyn、古安碰頭並買完水,母雞提出他從11點開始就沒有吃過東西,於是眾人24:30左右找了一家燒烤店進入二樓包間,拿到菜單後表示被騙了這是火鍋店,來來回回找了幾分鐘後終於在菜單里夾着的一張紙上找到了燒烤。某位館員表示醬油大老遠跑到上海居然打osu!不可理喻,並打電話把醬油叫來了。紙片欽點這家店的微辣至少有中辣水平,因此導致虹原(不吃辣)買的1.5L農夫山泉基本喝光。25:40左右離開

回去後眾人表示有些困了,養樂多使用民宿客廳里的街機(模擬器)遊玩炸彈人,引來眾人圍觀。醬油、虹原、mmw打麻將,由於沒有點棒,使用邊上的撲克牌計分,且只記贏的不計扣的(狂日警告),最終虹原以30000點取勝(應該是),由於三人均神志不清,mmw屢次相公。

玩完炸彈人後眾人又開始調試大廳的投影,這次居然調好了,於是又接上一台Switch打開了《Untitled Goose Game》,這遊戲最近更新的2P叫聲居然是「888」,虹原表示他⑧了。至此大家分成兩組分別在客廳和臥室玩Switch(玩了啥請其他知情人員補充)

27:10左右眾人開始研究睡覺的分布,主動要睡沙發地板的人居然比要睡床的人多,眾人紛紛表示不可理喻。27:40左右眾人睡覺。【占位符:印度民宿睡覺分布.png】

記錄員:8:30睡不着了起床沒事找事乾的虹原 歡迎補充。Lyh討論) 2020年10月1日 (四) 09:41 (CST)

10月1日

10點~11點眾人陸續起床,發現Super Mario Bros. 35開放下載了,在與垃圾網速鬥智鬥勇後成功下載,並發現只支持網聯隨機匹配,既不支持面連,也不支持好友房,聯機計劃失敗。

此時大約12點,眾人討論了一陣中午吃什麼後,決定各自叫外賣(需要補充叫了啥,記得有人點了好幾人份的小楊生煎),期間眾人使用大廳投影直播PCR和CHUNITHM移動版Project Sekai,眾人紛紛表示這不就是邦邦。雖然下面好幾個人在玩,但並沒有勇士敢投屏直播玩Super Mario Bros. 35。

吃完後發現下午也沒什麼安排,於14:00左右眾人最終決定去打maimai,留下醬油、mmw、yf看家,yf表示虹原美麗(其實是前一天晚上沒睡好在睡覺)

【去打maimai的詳情請其他知情館員補充,此外由於記錄員虹原此時正在睡覺,14:00~16:00期間也請知情館員補充】 14:00母雞、紙皮、管、養樂多四人打的前往人民廣場風雲再起開始遊玩maimai

16:00左右醬油表示有沒有人打日麻,然後和虹原、mmw打三麻,yf在大廳使用投影玩馬銀。虹原提出用Excel表格計分,但由於表格和座位不對應導致後期記錯,然後手機莫名其妙重啟分數美麗,紀念。然後虹原表示不打了,換yf上去打麻將,改用撲克牌計分,並在打完麻將後用手上的撲克牌打了一把鬥地主。

18:00左右出門打maimai四人組打累了於是開始物色晚飯吃什麼,大家一致決定詢問真上海人(哈醬)來推薦餐館。在哈醬推薦的幾家餐館中選擇了老街小食作為就餐地點。老街小食的裡脊肉串6元一串且巨大,於是眾人開始感嘆前一晚吃的6元羊肉串過於昂貴。吃完後眾人原本決定打車回民宿,卻發現單行道小路不方便打車,於是便決定走到大路上去。途中發現似乎離民宿不是特別遠,於是決定步行回去。眾人通過西藏路橋經過蘇州河,並在蘇州河上用手機拍攝滿月來比試手機性能。

19:15左右虹原表示有事出去一趟(此時另外三人還在打麻將),並詢問yf關於垃圾分類的注意事項,然後看見電梯門口貼着告示垃圾投放時間19:30開始,然後又把垃圾拎回去了,然後進了電梯發現裡面寫的是19:00,下樓發現垃圾間已經開了,紀念虹原

20:30虹原提着鬧鬧一大袋子老婆回來了(裡面有哈醬的老婆),發現去打maimai的已經回來了,據說是從人民廣場走回來的,具體是否如此請知情人員補充。當時在幹什麼不記得了,晚飯仍然是各自隨便吃點,yf叫了個朋友來蹭住。

21:30左右眾人使用投屏播放AVGN,然後播放任斗的直播結果翻車,最後放了錄播,然後眾人開始任斗,後又轉移到大電視的房間玩馬聚,剩下虹原和古安在客廳,虹原偷偷叫了外賣吃完才過去,25:10左右眾人表示餓了,點了夜宵,期間虹原由於仍舊犯困26:00左右就睡覺了,後續請其他人補充

記錄員:被下面那位天火同人了的虹原,歡迎補充。Lyh討論) 2020年10月3日 (六) 03:01 (CST)

10月2日

大約7:00,養樂多的手機準時響起了「QZKago Requiem」,鬧醒了amane(amane:我怎麼聽見有tpz的歌的聲音)

早上10:39,哈醬出現在上海火車站西北出口(此時民宿的各位剛剛起床),在詢問yf中飯事宜後於11:00左右到達民宿集合,並在電梯中遇見了先行前往點都德集合的醬油。哈醬感嘆這民宿比2018年第五屆的時候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在民宿稍事休息後,眾人打了兩輛車前往點都德(白玉蘭廣場店)。16個人擠爆大圓桌,印度點都德。菜上齊後部分人表示沒吃飽加了菜,結果加完菜跑了一半人,差點剩下。

午飯吃到一點半,眾人分頭前往查米桌遊館準備開始日麻和桌遊,期間桌遊館的惡劣麻將機卡住無法出牌。【占位符:惡劣麻將機.png】由於查米地方太小空調不給力,以母雞為首,虹原、紙片、養樂多、哈醬緊隨其後逃離現場前往烈火遊戲廳準備遊玩最新最熱洗衣機。途中曾想國慶期間薏苡仁玩不了幾把,但事實證明還沒周末人多。

大約18:00,原本準備和osu眾合流薩莉亞的街機眾在進入地鐵站後,哈醬突然意識到國慶期間16:30起南京東路站封站,重新考慮交通因素後晚餐聚餐作罷。

【占位符:請osu眾補充】於是街機眾就近在吳江路的南翔饅頭店點了一籠鮮肉小籠(8個,32元)、一籠蟹肉鮮肉小籠(8個,42元)、大餛飩(25元,紙皮)、蝦仁小餛飩(18元,哈醬)、蟹粉撈飯(58元,lyh)、蔥油拌麵(18元,mjyn)、鹹肉菜飯(28元,養樂多),結果鹹肉菜飯飯量很少,養樂多直呼踩雷。母雞則覺得沒吃飽。

因為母雞沒吃飽以及作為飯後運動(其實是覺得這個距離公共交通不合算),眾人步行前往人廣找吃的。途中(19:58),在星巴克匯銀大廈店,mjyn作為嘗試購買了豆奶拿鐵,哈醬買了燕麥拿鐵並表示確實很好喝。lyh則幹了一杯超大杯焦糖咖啡星冰樂。路上眾人不知道怎麼扯到月餅,虹原表示要將所有咸月餅開除月餅籍,餘人表示要將虹原扔進黃浦江,還由此想到月餅九宮格(韭菜盒子也是月餅)。這時虹原想起來自己單位發的月餅還沒領,打開頁面發現月餅已經沒了,領了一箱鹹鴨蛋,眾人表示鹹鴨蛋也是月餅。

此時osu眾終於打完了麻將並前往薩莉亞,於20:05左右在群里發了照片。

10月2日睡覺分布-暫定版.png

在來福士B1F轉了一圈之後最終眾人進入了卡樂星,點了一個三人親子套餐,吃完後回了民宿發現所有人都回來了。

之後哈醬拿出他的祖傳Surface Pro 3,連上投影儀開始玩起了まどそふと最新作品ハミダシクリエイティブ,眾人紛紛覺得二次元濃度大幅提升了。

22:40左右,紙皮提議一起玩SMB2J,於是在無數次輪換倒帶S/L(而且還失誤了一次存檔按成讀檔導致兩關白打)途中還有人洗澡洗衣服之後,於25:40左右成功通關包括第9世界和ABCD世界在內的所有關卡。

通關後,順勢打開了SMB35,並持續到27:00睡覺。哈醬由於無法忍受mjyn和yf的呼嚕,逃往客廳沙發。【睡覺分布圖為暫定版,之後會以矢量圖替代】

記錄員:Hsk討論) 2020年10月3日 (六) 01:54 (CST)

10月3日

7:30點左右哈醬率先起床,由於無法回籠覺,刷牙洗臉玩手機點外賣吃早飯直到無聊到擺桌子上的麻將和玩別人的Switch,最後因為有別的朋友去了烈火,遂打的前往烈火打機,並在離開烈火時受虹原之託拍攝了第五屆時虹原沒見到的8型永動噴泉。

8型噴泉.jpg

10~11點左右眾人陸續起床,醬油仍然在用投影玩Super Mario Bros. 35,稍作休息後眾人準備前往天鑰橋食堂吃午餐然後去熊窩,醬油表示他不打街機音游不去了留下看家,虹原表示跟醬油一起看家,但聽說可以打日麻兩人還是去了。

13:30左右眾人抵達天鑰橋食堂與哈醬用午餐,然後14:00左右到達熊窩。熊窩一億人,打啥都排隊甚至站不下,熊老闆牛逼。記錄員表示雖然自己全程圍觀但好像沒啥好寫的你們寫吧(跑)期間虹原和醬油表示麻將桌在哪裡沒看見,得到答覆在二樓,上樓發現全是床,又下樓詢問後發現麻將桌居然在床底下,就是個小桌板,要上床打,過於簡陋(虹原表示我香港腳不上去了你們打吧)

19:00眾人在圍觀amane於DDR屠殺17級歌完畢後離開熊準備吃晚飯。原本準備去吃烤肉但是覺得會人人人,最後在哈醬的推薦下去了MoMo牧場壽喜鍋自助,由於一桌坐不下分了兩桌,總共12人(包括3個yf找來的屙屎眾)。自助餐有暢飲,結果一桌人一直在接奇怪的東西(可爾必思兌可樂、可爾必思兌七喜、可爾必思兌美年達),只有虹原一直在接可樂,最終虹原坐不住了也去接了一杯奇怪的飲料——可樂兌七喜兌美年達,眾人表示過於陰間。期間討論過晚上玩什麼但沒有達成共識 ,母雞表示:聯機0721

21:30左右眾人準備離開,amane表示自己買了熊窩的daypass要浪費了於是繼續熊,哈醬、母雞、紙片、養樂多表示繼續烈火(至少到末班車無了的時間),你們真能打。

餘人離開前往印度民宿,這次yf居然拉了三個蹭住的,真·印度民宿。路過人民廣場站時眾人莫名其妙下車,剩下在車上一臉懵逼的古安和虹原,最後莫名其妙的也跟下去了,車開走後帶頭下車的表示以為要在人民廣場站換乘8號線(實際現在就在8號線上),結果下一趟車只有四節編組,而且一億個人擠人(作為對比下來那趟車甚至有空座),而且沒有空調,暴力紀念。

到達民宿後屙屎眾立刻開始看圖,剩下落單的古安打移動端音游和虹原進行記錄,看樣子晚上活動美麗。23:00左右終於有兩個人去打3D馬里奧(剩下三個還在看圖),打開了馬銀,邊上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記錄員虹原說了句太簡單建議陽馬,然後真打開了陰間馬里奧陽光馬里奧,虹原看yf打的太菜表示自己上,結果變成了虹原自己玩陰間遊戲其他所有人繼續看圖,然後虹原在第一個積木關掛慘,在第二個game over了兩次怒摔手柄。自作自受

24:20osu眾終於結束了看圖開始玩噗喲噗喲,此時去機廳的開始陸續回來,amane表示自己在熊打了三個小時麻將。機廳眾回來後打開了馬聚,玩到第9回合的小遊戲,不知道誰碰到了HOME鍵,回到了主菜單,然後又按到了X鍵,其他人忙喊別按了別按了,結果又有人按了確定,然後遊戲被關了。

記錄員:表示怎麼完全變成音游聚會了自己完全沒有共同語言插不上話害怕.jpg的虹原,請其他人補充。Lyh討論) 2020年10月3日 (六) 23:14 (CST)

10月4日

(hsk視點)昏睡到十點多起床,紙片前來報告,表示忘記了該民宿10月5日晚不可用的情況,於是眾人開始急急忙忙收拾東西並打車前往上海大學附近的新民宿。期間母雞表示自己的surface充電線失蹤了,yf朋友的鑰匙失蹤了,最後只能不了了之。

新民宿是三層連體別墅,1F有前台、餐桌、臥室、麻將房、洗手間、廚房和露天燒烤架;2F有臥室*2、洗手間*2(其中一個為海景間);3F是一個巨大臥室(層高很高)和一間燈壞了的洗手間。所有洗手間都有淋浴頭,3F洗手間有浴缸,但無任何電視機,3F有一台延遲超大的投影。

然而,沒有大門鑰匙。好在負責打掃的阿姨稍後來到了民宿,表示行李先放在一樓可上鎖的區域,大門鑰匙之後再說(結果後來也沒給,不過只住一晚也無所謂)。

放好行李後眾人在小區門口找吃的,但店都太小坐不下10個人,最後在母雞的提議下在小區門口的大食堂吃了午飯(此時amane美麗,不知道幹啥去了)並乘上了地鐵(此時大約13:22),原本計劃是一部分人去外文書店(古安接了上海A店的代購)其他人分開行動,但討論目的地無果後決定都去外文書店。外文書店也一億人。虹原表示這兒賣得比他賣的還貴。14:40左右amane表示他完事了,40分後來外文書店匯合,眾人表示大概逛不了40分鐘。

在眾人在收銀台排隊的時候哈醬提議喝一點點(前一晚沒點成奶茶外賣),遂購買5杯奶茶(虹原和醬油不喝,yf表示只喝咖啡)。結果到店取了之後哈醬(冰的無糖一點味道都沒有)和母雞(1塊錢的燕麥加得跟燕麥粥似的)發現翻車了,哈醬在喝了一半的情況下又接手了母雞的燕麥粥。

從外文書店出來的時候下雨了,眾人在門口清點人數發現少了一個人,醬油美麗,等了幾分鐘後醬油終於(某位離火表示:跟個孤寡老人似的)從樓梯上晃悠下來了,然後成功找不到門,徑直走過了大門口。

然後眾人兩人撐一把傘離開外文書店,yf去取咖啡了,其他人向1點點方向走去,並在抵達後發現對面就是台北吳記老鍋底麻辣火鍋(參見第五屆)。此時amane表示他快到了,於是眾人在這裡等候amane,虹原去羅森買了一瓶水,並對排隊排到他時收銀員去了另一個收銀台表示了強烈譴責。

此時大約15:45,amane匯合後眾人又沒了方向,主要聲音是想先休息一會兒。於是眾人向人民廣場的來福士走去,路上虹原突然發現一半人美麗,回頭一看其他人停在路邊的虹口糕團食品廠,折返回去的路上amane進了邊上的書店購買畫具,剩下一半人跟了進去,虹原表示怎麼走了個來回人除了他全美麗。

到了來福士發現完全沒有能坐的地方,母雞表示肉姐姐(熊窩staff之一,來吃個晚飯)快到人廣了。於是眾人在來福士碰頭,討論之後決定去中福城的匯佳桌遊館(有麻將桌)看看。在逛了同層的JUNGLE(以特攝、女性向、模型為主的中古店)之後於16:30抵達匯佳,還有空位和空桌,但是收費為98元每人不限時並附帶無限飲料零食,和店內staff交涉後同意在只玩到19:00的情況下按照58元/人的價格收費。(哈醬:來這麼多次不知道桌遊館具體情況,以前白來了)

由於麻將桌只剩一張,醬油、amane、紙皮、哈醬搶占了麻將位,餘人開始遊玩各種桌遊,在玩了肉姐姐推薦的矮人金礦和staff推薦的人(傻)氣(屌)性暗示桌遊之後眾人開始了uno,過程激動人心

麻將側由於無點棒,在哈醬的提議下開打只記和了點數不計殘點(使用手機備忘錄)的全莊戰,並在19:00時打完了北3局。

然而此時還未決定晚飯吃什麼,由於中福城對面就有一家平成屋,決定先問問。staff表示十個人稍微等一會兒就有空桌了,於是在約十分鐘後眾人上了平成屋二樓,結果發現「十人桌」其實本來只能坐八個人,印度平成屋。

吃飽喝足扯淡完之後又不知道幹什麼了,此時約20:30,哈醬覺得這時回去太早,問還有人出勤嗎,得到了全員否定的回答,只好改口問有沒有人隨便逛街,均表示可以,但還是在前往南京東路的途中遭到了雨點襲擊,計劃只好改成回民宿。在前往地鐵站的路上路過了M&M's專賣店,眾人便進去隨便看了看,期間養樂多被叫去電話會議,慘

然而哈醬還不死心,最終拉上母雞前往風雲再起消耗剩餘的15幣。兩人合打了一把山寨SIFAC(音樂學院),母雞看哈醬打了一把WACCA,然後哈醬在櫃檯又買了1個幣,3幣*2打了一把馬里奧賽車DX,結果發現這遊戲不僅只能roll三個道具而且只能開一張圖,還只有兩圈,惡劣遊戲。離開風雲後兩人乘坐2號線準備在靜安寺換乘7號線,結果坐過站了,還好沒錯過末班車。

先回民宿的各位中,amane、醬油、yf、紙片又開啟了麻將模式,虹原由於犯困啥也沒幹在屋裡發呆,並在遭到蚊子襲擊後瘋狂尋找電蚊香(最後沒找到,在睡前點了根傳統蚊香),管拿出母雞的iPad打起了Project Sekai小中二,養樂多則開始幹活,慘*2

24:22左右,hsk發現屋子裡有幾個沒有插電源的天貓精靈,遂插電並喊了一聲「播放新寶島」,眾人紛紛笑趴。之後Are you OK和Lost Princess也成功播放,虹原、mjyn、紙片和醬油也對調戲天貓精靈樂此不疲。在無數次播放失敗和幾次播放成功之後終於在25:02,母雞受不了了,「你們能不能弄點好點的娛樂活動」,遂作罷,留下yf繼續用手機控制天貓精靈放歌。

大約25:30,amane準備就緒,和母雞、哈醬、醬油又開啟了一盤四麻,yf圍觀母雞(開掛)。大約打了兩個小時,上樓合流發現養樂多等人在看來自深淵劇場版違法動漫而且快結束了。看完動畫後又不知道幹了點啥總之超過28:00才睡覺。

初稿:Hsk討論) 2020年10月5日 (一) 23:33 (CST)

10月5日

凱鶴露.jpg

10點左右眾人陸續起床,按照12:00離開民宿的節奏收拾行李,期間眾人又開始玩天貓精靈。哈醬找了半天發現有條內褲不見了,amane和紙片表示在離開昆泰大廈時發現有一條無人認領的內褲喊了半天不知道是誰的,而那時哈醬已經在第一批打車前往錦秋花園的路上了,紀念哈醬的內褲。同時醬油與八號球合影說要給家裡人看,並要求拍照拍好看點(醬油與八號球.jpg)

大約11點半,聽說這天沒有任何安排的虹原率先離開民宿獨自前往火車站,本屆色可司機會議論壇開始收束。12點左右,按照與同一天同樣原則——先就近吃完飯再出門——的眾人在哈醬提議下前往小區門口的麥當勞用午餐,一行7個人有4個點了新品月亮堡,結果事實證明不太行。哈醬表示要當場寫色可司機活動記錄,但在拍攝紙片和凱露立牌合照後電腦被管占用當場換頭而未能得逞(後來管又重製了一遍)。

13:20左右,眾人來到上海大學站向市中心行進。醬油的飛機比較早先走一步,amane則表示要去熊窩,哈醬、mjyn、養樂多和紙皮則前往淮海路欣賞索尼旗艦店的原神試玩以及購買鮮肉月餅。到了陝西南路站後哈醬帶眾人走了4號出口並欣賞了出口的門牌號:淮海路888號。路口斜對面是(海星推薦的)虹口糕團店,店門口還有一堆人在排現做的年糕團,作為特產mjyn和養樂多各在櫃檯購買了一些預製糕點。

然後眾人準備往索尼旗艦店(東面)走,結果走着走着不但沒到而且都看見755號的無印良品了。哈醬驚覺不對,趕緊打開手機查看位置,原來走反了(陝西南路站的10、12、1號線從西往東呈反Z字形,索尼正好在12和1中間,而哈醬很少走1號線出口,於是就搞錯了),於是眾人又往回走,在索尼店內遊玩了原神後離開尋找鮮肉月餅。哈醬推薦的店(老大昌)離得有些遠,走到一大半突然想起還有家長春食品商店的月餅也不錯(正好在當時的路對面),於是哈醬留下三人往前並自行購買長春食品商店的月餅進行試毒,結果完全比不上老大昌。大約14:45,mjyn和紙片各買了一盒12隻鮮肉月餅,並另買了四個當場吃掉了。

買完月餅的眾人回到陝西南路地鐵站準備乘坐10號線(紙片和養樂多直接前往虹橋火車站,母雞則準備去哈醬宿舍看本子)。剛進站母雞想上廁所,但是10號線站廳的廁所在付費區外(1號線的在站台),哈醬表示建議到交通大學站換乘的時候使用付費區外洗手間。到了交通大學站,哈醬準備推母雞去洗手間,但母雞覺得付費區外太麻煩(需要和服務中心打招呼),但哈醬表示11號線沿線幾乎都是費區外洗手間,只好作罷。

16:34,母雞和哈醬到達位於江蘇省蘇州市崑山市花橋鎮的上海地鐵11號線兆豐路站,步行前往哈醬宿舍。此後母雞在哈醬宿舍鑑賞本子一直到18:00,發現此時距離前往安亭汽車站乘坐於19:00的前往虹橋的班車時間有些急促,於是兩人匆忙出門前往,並準備晚飯在路上隨意解決。走到一半哈醬想起安亭汽車站對面有一家全啟和美食,遂前往。最終兩人在18:45吃完了晚飯前往安亭汽車站,母雞於18:56登上嘉虹3線大巴車。本屆色可司機會議論壇至此正式結束。

以上記錄:Hsk討論) 2020年10月6日 (二) 23:21 (CST)

Epilogue

2020年10月6日晚8時許,哈醬在熊窩取回了掉落的移動電源和數據線。

本屆色可司機產生的梗

(請各位補充)

印度民宿修仙室

印度點都德 印度天鑰橋食堂 印度平成屋

#特朗普假装新冠在家玩原神#

鹹鴨蛋也是月餅

別按別按!正在關閉軟件

各種8(188688、民宿邊上的地鐵8號線、民宿對面的8號飯堂、重新定義8)

愛心專座 關愛老年醬油

母雞0721室 養樂多偷窺母雞0721 母雞要聯機0721 母雞在二樓露天廁所0721

燕麥粥